广州白板笔价格社区

你要去相信,你走的每一条路都铺着光

衷曲无闻 2018-06-20 07:12:18

青春总是拿大把大把的时候来挥霍彷徨,却只需要几个阵痛的瞬间成长。



文|衷曲无闻  图|源自网络


01


某杂志主编向我约稿,让我写一下我的大学生活。我说,大学除了荤段子,就只剩黄色笑话,写出来难成大雅。


“那高中呢?”


2008年发生了很多大事,春节前南方雪灾,2月中旬以后,中国股市持续下跌。3月西藏打砸抢烧暴力冲突,5月汶川地震,8月北京奥运开幕,9月三鹿奶粉出问题。


同时,美国金融动荡引发全球经济衰退,奥巴马击败麦凯恩,成为首位黑人总统。孟买、巴基斯坦伊发生恐怖爆炸袭击,索马里海盗肆虐,高加索武装冲突,古巴改革逐渐启程。


还有,我高考惨败。 


我心有不甘地读完大学四年,综合测评成绩始终保持专业第一,每年都拿国家励志奖学金,混得二三十张荣誉证书,以此来哄骗自己一直都很优秀。


室友说,“我们就是一坨屎,你更优秀,你是两坨”。


总觉得自己虎落平阳,却还是要和他们睡一样的床,吃一样的食堂,讲一样的黄色笑话,看一样的大象腿姑娘。


02


到了最后,我们也不过是在纷繁嘈杂尔虞我诈的人潮里,拿精力和尊严换取怎样活下去的虚荣和勇气,付出得多,收获得少,累得像一条狗,还不能乱叫。世界上还有太多人,连狗都不如,比较起来,我已经过于幸运。


有人说,要努力工作,才能实现心中的抱负和理想。可是,我的理想就是可以不工作。


每天睡到自然醒,然后安静地坐在写字桌前,正对着窗户,挑几个外面行色匆匆的路人来悲悯同情,连道路两旁的梧桐树被风吹起时的惬意都没法享受。我抿一口咖啡,写下一些句子,读起来连自己都陶醉。


现在我刚好坐在电脑桌前敲敲打打,外面并不安静,我的窗外正对着一间汽修厂,他们也敲敲打打。后来我发现,我只有在这种嘈杂的氛围里才码得了文,睡得好觉。我喜欢这样的嘈杂,可是现在,每周也只能回来一两次。


在学校,从早到晚总有忙不完的事情,连轴转,甚至忘记吃晚饭。每天都是夜里十二点才离开办公室,试卷多的时候,会改到一两点。洗漱完毕,听听歌,看看电影,便是三四点。日夜更迭找不到界限,该睡的时候没空睡,该醒的时候醒不来,恶性循环。


这样的付出,也没有想象中的那种收获,并没有换来学生发自内心的认可和尊重,上课的时候总有人昏昏欲睡,考试的时候总有人如坐针毡。


作为一个强迫症患者,只要有人不听课,都会影响讲课的心情,长此以往,积劳成疾。


在同事那里,也没讨得相处的融洽。一开始只是热情的帮忙,比如调整试卷的格式,处理油印机故障,顺便打印考试答案,或者复印学生成绩,一个班一个班的装软件,甚至别人上课到一半电子白板故障被召唤去紧急处理……


后来遇到这些问题,大家都喜欢找我,上课的时候,不在学校的时候,甚至累到精疲力尽刚躺下的时候。他们找确实没空,没能帮上忙,他们心有不爽,开始说我拍马屁,摆架子,给脸色,好不热闹。


于是,就这样得罪了好多人。可是,开始的时候,我真的只是热心地帮了个忙而已。同事不如朋友,热心还不如拿去喂狗。


总是给不了自己一个交代:到底适不适合当老师,这一届教完,还要不要继续当老师?


03


现在工作流的汗,都是当初选专业时大脑进的水,如果想要中途改道,还得先回到过去。


高考分数揭晓的那天,我的天空瞬间塌陷,自那以后便一直混沌。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烧掉高中写的所有东西,把周杰伦专辑的磁带全部扯乱,不吃不喝睡了近三十个小时,只是偶尔给家人传递一些递信息:不必担心,我还活着,只是比死了还难受。


“要不再补习一年吧,反正你的年纪也不大。”他们几乎是以央求的口吻。


我像是生了一场大病,好起来的时候已经开始填报志愿,那个夏天之所以还会出现暖色,是因为一个人。在比较简单的年岁里,一条路,一个人,便足够支撑起一个故事。


“你晕头了,发了N多条不写字的短信。”


信息声响起,她是个外热内冷,思想深邃的姑娘。一张笑脸似乎掩饰了内心许多的感伤,貌似豪爽的个性,却不愿让人走进内心的世界。一副对事对人无所谓的态度,一种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特立独行。我虽然与她同窗三年,却感情较淡,交流极少,直至某一天晨跑刚好遇到。


“马上就要填报志愿了,你想好读什么学校了吗?”过了许久,我才把无字的短信加上内容。


“没有,高考战线太长,我都要精神分裂了,搞不清楚读什么。明天要跑步就打电话叫我,七点。”


云雀叫了一整个夏天,风儿开始缠绵,扯烂的磁带已无法复原,于是我换成了MP3。我继续听周杰伦的歌,有一种无奈叫《珊瑚海》,有一种甜蜜叫《简单爱》,有一种青涩叫《东风破》,有一种执着叫《发如雪》,有一种默契叫《黑色幽默》,有一种胆怯叫《开不了口》……只不过这次,我们是两个人。


青春总是拿大把大把的时候来挥霍彷徨,却只需要几个阵痛的瞬间成长。


可笑的是,真正的阵痛从来都不是高考失败。


04


最后一次给姑娘发去短信,是抄的歌词——我会发着呆,然后忘记你,接着紧紧闭上眼,想着哪一天,会有人代替,让我不再想念你……


她说,“撤离吧,陷进去又何必。如果不能找还心情的康庄大道,最好就静止不要再去周旋,像婴儿一样醒来,忘记悲伤。”


她把我从一个深渊里拉出来。我记住了她喜欢的味道,她喜欢的颜色,她喜欢的表情,她喜欢的生活方式,她静默的忧伤,那根心间无法拨动的弦。还有我们之间的代号,#……。¥……!


她把我扔进另一个深渊。最后一次分别,我和她沿着河岸从清晨走到日暮,却无法再对视而笑。习惯了的人离开了,习惯了的事结束了,习惯了的习惯改变了,而我们,还得继续习惯。


我要习惯暗无天日的补习生活,习惯铺天盖地的考试。她要习惯她大学里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陌生的习惯。没来得及再去吃一次街摊曾经厌恶的小吃,没来得及骑上单车再听一次风的吟唱,再唱一遍Jay的《轨迹》,再写一篇关于青春的日记。


我怕来不及,于是在已经下定决心收拾课本准备补习的时候,因为扛不住压力,选择去读二本。


青春总是拿大把大把的时候来挥霍彷徨,却只需要几个阵痛的瞬间成长。更可笑的是,真正的阵痛从来都不是恋爱分手。


因为后来我分手,也不过是像拔掉那些没法继续长在手上的肉刺,会疼,不会很疼。分的手越多,人也就越洒脱,没有过多的挽留,抛给对方一个微笑后,可以转身就走。


继续忙自己要做的事,没空撕心裂肺歇斯底里,还没痛不可抑就已痊愈。如果做不成朋友,便和那个人约定老死不相往来,没有谁非得依附着谁存在,倘若重逢在一场在所难免的聚会躲不开,眼前也只不过是多添了一副碗筷。


05


前些天看了电影《失孤》,有一些片段印象深刻,曾帅说,“原来我担心,我来不及长大,没找到他们,我就死掉了;现在我长大了,我又担心,我来不及找到他们,他们就死掉了。”


儿时被拐卖的曾帅,记忆中只有一座铁索桥,一片竹林,和妈妈的长辫子。他每晚都要在梦里重复一遍记忆,生怕有一天变得不清晰,他就这样凭记忆比对几万张铁索桥的图片去寻找。寻亲多年的结果是——铁索桥在公路改造的时候已经拆掉,桥旁边的竹林当然也砍了,母亲的长辫子,也青丝变白发,怎堪岁月风吹雨打?


刘德华饰演的雷泽宽,一直寻子15年,无数人都觉得这是件可以放弃的事,他该回去过自己的生活。但他却认为,这种寻找才是生活,只有在路上,他才像一个父亲。


残酷版的现实生活里,我还有一个大我不到一岁的姐姐,因为我要来到这个世上,她不得不抱去送人,我已经有两个姐姐了,如果我还不是男孩,我和她估计也是同样的命运。


一个农村家庭,一对目不识丁的夫妇,是不可能养三个女孩的。后来人贩子又从养父母那里将她拐走,不到两岁,她除了嘴角有颗痣,没有任何特征,我和她之间,从未有过交集。


朋友之间逗趣的时候,有人说,“超生的孩子都该注孤生,这是为了维持生态平衡”。


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我却在想,我们何尝不是这个世界的孤儿,车辆穿梭,霓虹闪烁,却无法实现心中的梦。感觉失落,像一根草,陷入空虚,却不知道为什么。


06


我的第3个教师节,我许诺说:惟愿可以初心不改,成为那种难能可贵的年轻人,一辈子都嫉恶如仇,绝不随波逐流,绝不趋炎附势,绝不摧眉折腰,绝不放弃自己的原则,绝不失望于人性。在遥远的田野里,聆听每一粒种子的生命;在尘俗的都市里,聆听来自自己内心的声音。


一直都总是始乱终弃的我,没有完完整整地看完一本书,没有不借助辅助工具打通关过一款游戏,没有从头到尾爱完一个人。那么我现在开始抵触我的生活,算是背信弃义吗?


以前读过一篇文章,作者这样写道,“我终于停止了回忆。我实现了我的梦想,可是这梦想的实现付出了太多的代价。以后我在西藏的日子静如止水,每天很早就起来,骑着脚踏车去上班,看稿、改稿、策划选题,周而复始。晚上在小屋里看大段大段感动我的文字,写大段大段感动自己的文字,常常是写着写着就忍不住掉下眼泪,这时候我就大口大口地喝黑咖啡。依然是一个人,一个人哭,一个人笑,一个人忧伤到死。可是我心中还有梦吗?”


大概是人生,都会经历很多你当时觉得过不去的坎,过去了,你便能获得经验值,越来越强大。


高考失败算不得什么,虽然不合时宜,人总要跌倒,小学五年级参加小升初考试,考全镇第二,那时还不知世界很大,小时了了,大未必佳;恋爱分手算不得什么,第一次心的疼痛很到位,尔后想体验那种心口纠着抽搐的感觉,却怎么也办不到了;甚至生死离别也经历了许多,大学连续三年回家过年,三位叔婶相继离开,最大的不到四十,最小的二十出头。


考工作的时候多次无情被刷,总归也找到了一份。初登讲台各种不适应,也不知何时就已应付自如。当班主任操碎了心,似乎也杞人,结怎样的果,种怎样的因,相关的也不过是别人的人生。


亲自趟的河才能知深浅,亲自走的路才能知短长,反复折腾,才发现徒劳的扑空也会掉经验值,不断碰壁,才明白伤口结痂后还可以防身。


好的坏的做了选择,悲的喜的都会冷却,于是走到了这。


07


去年八月初版的《这世间没有不可安放梦想》,编辑配了一句比较励志的话,“你要去相信,你走的每一条路都铺着光”。


我看到的时候,一边慷慨激扬,一边黯然神伤。我一路走来,发现的是,每一条路都铺满耳光,一路跌跌撞撞,摔折胳膊打断腿,脸都被扇肿了,才能平平稳稳地走下去。


“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发现了生活的真相,依然热爱它。”


*作者简介:衷曲无闻,简书签约作者,已出版《这世间没有不可安放的梦想》。回复“晚安”查看每日问候。


Copyright © 广州白板笔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