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行业动态 >致某被诱奸的女生:那么多反抗和逃离的机会,你却自己放弃了

致某被诱奸的女生:那么多反抗和逃离的机会,你却自己放弃了

2020-11-16 12:09:46环球时报英文版

今日话题

从昨晚起,主页君的朋友圈被同一件事刷屏——

 

南方某报男记者,被爆诱奸广州某大学的女实习生。并且,该记者还不是初犯。


主页君浏览了涉及该案件的几乎所有报道,也以几位媒体圈的朋友讨论了此事。然而无论是初看,还是仔细回想各种细节——很抱歉,我对这个受害的女生并没有抱太多的同情心。

 


▲事发酒店(via噪点)

 

加害者固然有罪。我个人痛斥这种职场性骚扰的行径,并期待这名男记者能尽快受到法律应有的制裁。


只是……这个被害的实习生小姑娘,究竟是有多胆小、多懵懂、多天然呆,才会放弃了那么多次逃离与反抗的机会,最后依然被侵犯了?

 

而又有多少像她一样的女性(也有部分男性),在校园和职场中遭遇老师/上司的语言和肢体骚扰,却由于害羞、害怕甚至觉得无可厚非,而选择了“默许”?

 

——不要觉得“默许”二字过分。受害方的沉默,在加害方看来往往就是欲拒还迎。

 


 

一出本可避免的悲剧


首先,让我们援引@噪点@新媒体女性的部分内容,对“男记者诱奸女实习生”事件简单还原——

 

6月27日中午,曾在XX日报社实习的大学生小卉(化名),回报社找她的带教老师——记者成某——开实习证明。

 

以下是小卉的同学小姜所写内容:

 

下午2:52,开完实习证明后,同学(小卉)本打算离开,然而成某约她到XX日报社楼下的咖啡厅说要“聊聊”,同学以为是聊她早前做的一篇报道,于是就留下来等他。此时成希说:“发现你比以前成熟漂亮多了”。同学感到很意外,因为他从前一直是“严厉正经”的形象。

 

(via噪点)

 


▲小卉与成某的聊天记录

 

两人见面后,成某开始向小卉表白。而小卉虽然拒绝,在行动上却被成某一步步牵着走。

 

以下是小卉的同学小姜所写内容(略有删节)

 

成希下楼,在咖啡厅和同学(小卉)坐了一会,先聊了新闻片的事,接着忽然表白“能不能和我在一起。”

 

过了一会他跟我同学提议去报社旁边的一条街上“报社熟人多,找个安静的地方聊聊”,同学以为成希想跟她吃顿饭什么的。

 

在这一路上,成希抛出了“你有谈过恋爱吗?”等等令人感到不适的问题,并且不断跟她表达自己的“爱意”。说自己没有女同学也没有结婚(后证明他已结婚)。同学平时的性格一直是唯唯诺诺的比较老实内向,天真的以为这个老师是“认真要谈这个”的,又不好撕破脸皮,就以“要出国”“性格不合”为由推脱着。

 

成希在街角停下来,向我同学提出要看她身份证的要求。当时我同学感到疑惑,但囿于是自己的老师,不知道要做什么,又不好拒绝,就拿出钱包给成希出示了一下身份证。成希打算抢过去,而我同学也没有放手,但对方毕竟是一个力气颇大的男人,几番争抢之后同学的身份证被成希抢过去。

 

同学之后一直跟着他,想要回,他就很着急的说“外面熟人太多,我们进去聊。”同学当时心里已经有些不祥的预感,但毕竟是老师,他说要谈,以为他身为记者也不会作出什么过分的事,就碍于情面,不好拒绝。

 

之后他一个左拐拐进一家七天连锁酒店,用他自己的身份证独自去前台开了房,经警方后来查证,该房为钟点房。而后成希让她直接进来,他在电梯口等她。

 

身份证被扣押,而双方又互相认识,何况又是之前尊敬的老师,一向怕事的同学不敢反抗,只能跟着他,在进房之前她以为自己还能在虎穴跟成希周旋一会儿,想着“他怎么说也会跟我在房间里谈,要是不想的话,也可以在那里拒绝。”

 

大约4:30,成某把她带到406号房,“一进去成希就用链子把门反锁上,先让我摘书包,我觉得有点不对,就想走了,他就很饥渴的把我推倒在床上。”

 

(via噪点)

 

于是,成某对小卉实施了性侵。由于上述文字是当时和小卉一直有微信联络的同学小姜写的,且有公众号(@新闻实习生)与当事人核实过真实性。那么,我们大致认同这些内容是真实全面、且感情上倾向于小卉的。

 

然而不难发觉,从咖啡厅到街头到酒店门口到房间里,小卉从头到尾只有言语上微不足道的拒绝,对于成某“求爱”“夺身份证”“开房”的一系列举动自始至终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反抗。

 


▲小卉与同学小姜的微信聊天记录

 

我若是成某,我会怎么想?

 

“这小姑娘嘴上说着不乐意,还不是老老实实一步步跟我进了房?口嫌体正直么。”

 

——觉得龌龊?抱歉,在很多性侵者看来这就是事实。

 

看得出来,同学小姜对小卉的遭遇感到同情和愤慨,在写上述文字揭露此事时,也尽力为小卉一路跟随成某而去的举动做解释:“老实内向”“不好撕破脸皮”“碍于情面不好拒绝”“不敢反抗”……甚至知道随成某进了房落了锁,才后知后觉地感到“有点不对”

 

而中间那么多次直言拒绝、反击、逃脱、报警的机会,便在这些羞涩胆小唯唯诺诺的挣扎里逐一丧失。

 


 

目前网上有一些持“阴谋论”观点的人,认为小卉可能是内心是想和成某发生关系的。


对此我个人坚决反对。我了解小卉的尴尬与不安,也奉劝那些遇到无反抗的性侵事件就不过脑地认为受害方也“有意”的人,少以你恶意的猜测往他人的伤口上撒盐。

 

——只是,正是无数校园与职场性侵的受害者,对于此事一贯沉默、回避、难为情的态度,不仅纵容了加害者变本加厉的猖狂行为,,平白往自己身上泼了脏水。

 

不反抗就是变相鼓励!


先声明,以上小标题仅限于对女性(及部分男性)的提醒,绝不属于“受害者有罪论”的范畴。

 

早在几年前,就有一位精神科医生给我们投稿,提及了职场性骚扰中受害者的被动与忍让:

 

The number of women who have suffered sexual harassment is extremely high over the world. Surveys over the past decade report figures as high as 80 percent, with the majority of incidents occurring at work.

 

Sexual harassment at workplace does not usually involve violence. Starts with crude words, acts and gestures. This is the point at which women should make it clear that this behavior is unacceptable.

 

However, victims often fail to speak out at this stage. Nervous of the reaction they'll receive, they fail to make it clear how offensive they find it when their boss or co-worker starts making sexual remarks to them, but instead smile, turn away, and try to ignore it entirely.

 

As a result, harassers can think that their advances are welcomed, instead of offensive.

▲Silence lets office sexual harassment continued unchecked (via Global Times)

 

最后一句很能说明问题:你的沉默不仅纵容了对方,更有可能在错误地“暗示”对方:啊,她并不反感我,她内心其实也在暗暗期待我这样。

 


 

职场性骚扰到底有多频繁?下面这个调查或许可以说明一些问题:

 

在本次调查中,受到过性骚扰的比例为参加调查人群的16%,其中涉及性骚扰的类型主要集中在故意身体接触(64%)、污言秽语和黄段子(36%)两项。

 

曾经有调查表明,认为发生在上级和下级之间的性骚扰比例最高,有61%的人提及;其次是公共交通工具上陌生人之间,为58%;职员和客户之间、办公室的同事之间和师生之间也分别有38%、37%和27%的被访者提及。

 

那么,性骚扰问题是不是一个普遍的社会现象呢?81%的被访者回答说,自己听说周围的人曾经有过被性骚扰的经历,并且性骚扰的受害者不仅局限于女性。

▲女白领的沉默 纵容了性骚扰的发生(via美人志)

 


 

另一个类似的调查同样很说明问题:

 

Nearly one in five women employees has suffered sexual harassment in the workplace, according to a survey released by a women's rights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 in its annual report.

 

Some 19.8 percent of 1,837 interviewees – 37 percent men, 63 percent women – from more than 10 companies in Beijing, Guangdong, Jiangsu and Hebei provinces confirmed sexual harassment in a questionnaire interview.

 

Another 23.9 percent revealed they had heard or witnessed sexual harassment of colleagues.

▲20% of workers harassed: survey (via Global Times)

 

主页君昨晚就记者诱奸这事,和几个媒体圈的朋友聊过。大家普遍反映,单位里40岁左右的“大叔”们无论是日常碰面、还是在群里聊天,互相说说黄段子再常见不过。


“聊骚”“开黄腔”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了十分正常与普遍的、甚至能彰显幽默感的行为——很少有人真的意识到,这就是在性骚扰。

 

而单位里的女性朋友们,通常如何应对?

 

发“脸红”表情,发“好污”表情,或者沉默。

 


 

再回到这次诱奸事件

 

前文提到过,这名XX日报的记者成某并不是初犯,如今已有不少被他骚扰过的女性站出来说出了自己的经历。

 

以下摘录广东某相关媒体圈微信群的部分聊天记录,其中某位电视媒体人的自述如下:

 

(鸣谢某位朋友提供截图,应其要求不直接放截屏,整理成文字版本)

 

“好久前啦 那时我采访XX局 他(成某)也在场 同行互相交换了名片也很正常”

 

“后来隔三差五就说有题要不要一起去 我也没搭理他 隔了两天我在台加班 他说有条题要见面谈 要来台接我 我就郁闷了”

 

“他开车来的 事情发展很搞笑 后来上车后他动手动脚啊”

 

“我发脾气了 要下车 我自己打车回”

 

“没管他啊 下车 拦车 简单粗暴”

 

“就这样啦 这人人品有问题 但基于同行 没删掉 但无法再联系就是。”

 

……

 


 

可能会有人觉得,上面这位女士应该举报揭发成某。能这样固然好,可以尽早避免更多悲剧的发生。可这对于大多数女性朋友而言,却有其难处。

 

能直接了当地反抗,已经是值得称赞的第一步。

 

反观这次被诱奸的小卉,容忍,沉默,退让,甚至对发生了什么还迷迷糊糊一知半解……怎不叫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希望各位(尤其女同胞)牢记以下几点:

 

其一,校园和职场的性骚扰发生在熟人之间,对方会先以试探为主,一步步越界。避免受害的最好方法,就是在一开始就言辞拒绝——通常被厉声回绝的人会中止侵犯。不要给对方任何暧昧不明的误解(包括某些所谓的“婉拒”)。

 

其二,如果拒绝失败,一定要第一时间及时报警。不要怕撕破脸皮——如果对方都死缠烂打了你还在计较所谓的“脸皮”,那我也无话可说了。

 

其三,万一悲剧真的发生,注意保留证据,果断站出来揭发报警,让加害者接受应有的法律惩处。校园/职场环境特殊,一旦第一次你选择沉默,接下来可能会是永无止境的噩梦。奉之弥繁,侵之愈急。

 


 

最后再一次强调,我并没有指责受害者的意思。

 

只是,面对一个将来可能也会走入媒体圈的同行小妹妹,以及越来越多怀抱新闻理想去媒体实习的高校学生,我由衷地希望不要再发生类似的悲剧。

 

更何况,这个悲剧本来完全能够避免。

 


你怎么看待“男记者诱奸实习生”一事?是否亲身(或听说周围的人)经历过性骚扰?面对校园和职场的性骚扰我们该怎么做?欢迎留言分享你的经历和观点!



文:lanlan

图:网络


更多精彩讯息,请关注环球时报英文版:

twitter: @globaltimesnews

facebook: @Global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