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白板笔价格社区

当初谁说的,她不过工具而已?!

追书小说 2020-10-16 15:31:33

简介:

他夜夜来,夜夜缠绵……

只不过,再也无关于爱情!

他说,她就是代孕工具而已!

他说,她就是死也得有他的允许!

他说,她无权逃跑,除非他玩腻了!

她不相信,不相信他的心里再也没有她的位置!

毕竟,曾经他们那么的恩爱。

她,解释,挽留,甚至纠缠!却依旧只得到他残忍的拒绝和伤害。

最终她心死如灰,可他却重新将她拥入怀中,欺身而上,还口口声声说着“苏暖,我爱你!”

爱?

呵呵……

当初谁说的,她不过工具而已?!


第一章

    夜!

  苏暖抓着一条杠的验孕棒,眸光黯然失神。

  这个月,又没怀孕!

“又白板?”突的身后一道冰冷的声音,她手不由一抖,验孕棒掉在地上。

  她转过身,望着夜子西那张阴鹜的脸,微微低头。“子西,我……”

  还没等她说完,便被某人抓住手腕强硬拖入卧室,耳边甚至回荡着夜子西冷到发指的声音:“这个月再不怀孕,你爸医药费直接停掉!”

  他的冷情,让她的心骤缩。

  她怎么就忘记了她的身份呢?还妄求他的可怜。

  自从三年前她劈腿分手后,她,再也不是他的谁!

  原本以为他们不会再见,只可惜一场车祸,让他们再遇。

  那晚父亲疲劳驾驶开车打瞌睡,结果撞了一个孕妇,造成孕妇流产大出血,最后被迫切除子宫,从此失去了生育能力,而父亲一直昏迷不醒,全天靠药物维持生命。

  那个孕妇,便是夜子西的未婚妻——沈依!

  豪门,不能没有后!

  沈夜两家的联姻又不能取消……所以,夜老爷子让夜子西找一个女人,为夜家生儿子。

  不知道是爱,还是报复?

  夜子西找的女人,便是她!

  因为爱他,也因为爸爸需要医药费,他们达成代孕协议。

  从那天开始……她便要夜夜忍受这痛苦的折磨……

  次日,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

  此时的房间,早已经没了夜子西的身影。

  或许,昨晚他就走了吧。

  甚至……连她死活都不曾管过,就这样让她不着寸缕的躺在地上,被硬生生冻醒。

  哎!

  叹了口气,她强打精神从地上爬了起来。

  而身下的痛,让她走路都开始摇晃。

  刚穿好衣服,耳边便传来开门的声音,她一惊,眼里满是诧异。

  夜子西回来了?

  不,不能!

  他除了晚上来做,白天从没来过这个地方。

  那是谁?

  正在诧异时,一个身子高挑,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人走了进来。

  这女人,她认识。

  沈依!

  或许是因为父亲的过错让沈依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她心里有些愧疚。

  连忙站直身体,小声唤了一句“沈小姐。”

  沈依杏眼顾着她,眸子一眯再眯,眼底翻腾着怒意,随后扬手就是一巴掌。“贱人,你爸把我害的这么惨,你却勾引我老公,说,是不是你们父女两设计故意害我,想和夜子西旧情复燃?!”

  话音一落,沈依薅着她的头发,便将其按在沙发上。

  上来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她皱眉,小手握成拳头。

  想要爆发,可是却只能硬忍。

  谁叫……

  是她父亲,伤了沈依呢。

  有怨气,也实属正常反应。

  深吸一口气,她低头,倔强回应。“我,没,有!”

“你还敢跟我叫板?”看着她阴沉的脸色,沈依脸色一冷,反手又是一巴掌,直接甩在她左脸上。“我告诉你,我要你和你爸给我的孩子陪葬!你们毁了我的人生,你也别想好过,想复合?呸!做你的春秋大梦,我当不了妈妈,这辈子你都也别想怀孕当妈妈!走,跟我去做结扎!”

  结,结扎?

  这两个字让苏暖瞳孔骤缩,害怕的全身一冷。

  打她可以,但是结扎不行!

  不能怀孕,她爸就得死。

  想到这些,她用尽全身力气直接将沈依推开,撒腿就跑。

  可是刚跑几步,便被沈依带来的两个人强行扭打住,一动不能动,犹如案板上的肉。

  沈依迈着犹如猫一般的步子走来,手捏住她的下巴,眼底满是阴笑:“走吧,咱们去医院,乖乖把绝育手术做了!”


第二章

  就这样,被沈依的爪牙扛着走向门外。

  苏暖害怕的脸色煞白,一个劲求饶。“沈小姐,求你放了我吧,我不能怀孕我爸就得死。”

   “死吧,你爸死了,正好省了我动手了!!”沈依声音里没有任何温度,只有决绝。

  眸底映着沈依那张狰狞的面孔,她一愣。

  但是几秒后,她连忙回过神。

  伸手把住门,整个人直接贴了上去。

  任凭身后那两个人怎么强拉硬拽,她都死死抱着门把手,不肯放手。

  因为,她抓着的是她爸的命啊!

  一旦撒手,她爸就得死!

  见她不肯顺从,沈依黛眉拧成一团。

  俯身从茶几上拿起水果刀,在她小脸上慢慢划过,最后落在她的腹部,“你不去医院,是打算让我在这里动手?”

“啧啧……这里可没有麻药,也没有专业医护人员,我要是动手,恐怕你的命……”沈依话说道一半,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选吧,去医院,还是我动手?”

  选?

  她有选的权利么!

  她选不结扎,可以么!

  她咬唇,双眸已经猩红无比。

  见她不说话,眼睛里含满愤怒,沈依脸色更加阴沉,挥手便要用刀刺向她的腹部。“苏暖这是你欠我的,现在我要拿回来!”

  眸中,映着沈依疯狂的行为。

  苏暖下意识的自我保护,抬腿一脚将沈依踹开。

  沈依整个人直接撞在冰凉的墙壁上,手中的匕首掉落在地上,后背摔得火辣辣的疼。

  这种疼,让沈依更加疯狂起来。

  再次扑上前,两个人瞬间扭打成一团。

  沈依双手卡住苏暖的脖颈,力气大的恨不得直接将她掐死。“去死,去死,给我死去的孩子陪葬。”

  被沈依掐着脖颈,苏暖的脸涨红无比,脖子上的青筋甚至暴起……

“你在干什么!”

  突的,身后传来一个冷凝无比的声音。

  夜子西冷凝的望着沈依,眼底翻腾着怒意。

  看着他回来,苏暖终于松了一口气。

  连忙推开沈依,跑到他身边。

  将他的怒意尽收眼底,她心里有一丢丢的开心,她就知道,就知道,他还是在乎她的。

  可是下一秒,她直接被他甩了一巴掌,脸颊上麻酥酥的痛,让她惊愕不已。“子,子西?!”

“谁叫你反抗的,再伤了沈依你负责不起!”他瞳孔一缩,眼底的阴鹜更加浓重起来。

  这样的他,让苏暖心里悲痛无比,她自作多情了么?

  就在这时,刚刚那种张扬跋扈的沈依,脸上满是委屈的泪水,一把扑到他的怀中,“子西,是她父亲害死了我们的孩子啊,我要找她报仇,报仇,子西你找谁代孕都好,不能找她,好不好?”

  他温柔将沈依拥入怀中,柔声安慰。“好,别哭了,我另找她人。”

“子西,你真好!”沈依见他这般宠溺,心里这才稍稍舒服一些。

“我让人送你回去,这里我来处理。”说着,他让司机送情绪极其不稳定的沈依离开,此时房间内再次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他脸上再次恢复了冰冷,冷的让人不寒而栗。

  瞥了一眼脸颊红肿的她,他薄唇一张一合透着无情:“今天开始,你爸的医药费夜氏不会再支付,至于你,可以滚了!”

  滚?

  他就因为沈依的一句话,让她滚?

  看着他对沈依的好,她心里不舒服。

  她不相信,他会爱上别的女人。

  他一定是在为三年前那件事,报复她。

  一定是!

  她上前一步,小手抓住他的胳膊,声音颤抖解释“子西,别赶我走,我爱你,我一直爱着你!三年前我走是有苦衷的!”

  被她抓着,夜子西黑眸阴鹜的厉害。

  这个女人为了医药费,竟然说出这么恶心的话么?有苦衷就可以跟别人上床?

  他一把将其推开,冷哼一声。“可惜,我不爱你了!苏暖,你凭什么觉得我还会在原地等你这只破鞋?你以为这一年陪睡是我对你还余情未了?呵呵……苏暖,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这几年都是沈依陪在我身边,我早爱上沈依了!至于你嘛,我只是单纯想要玩弄你罢了,知道为什么这一年我们天天做,你都无法怀孕么?呵,因为我让保姆每天给你的汤水里加了避孕药!”

话音一落,他将她抓过的地方用手指弹了弹一脸嫌弃,丢下一句话,便转身离开。“三百万算是一年的暖床费,立刻在我眼前消失!”

 

点击“阅读原文”,精彩继续

Copyright © 广州白板笔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