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白板笔价格社区

张曦:严肃的学者,正经的“损友” | 人物

中大青年 2020-09-15 11:17:09


张曦:严肃的学者,正经的“损友”

责任编辑:王佳敏 魏林俏

中青记者:梁天城 黄婉莹


国庆时,张曦宣布:十月二号、三号他将在哔哩哔哩弹幕视频网进行直播,接受“粉丝”的自由提问。这条消息在他的学生圈里炸开了锅。


直播那两天,观看直播的同学十分热情地与老师互动并提问。“大师,伯林会认同保护消极自由的开明专制政体吗?”“因为理智而虔信比迷信而诚信更高贵么?”屏幕上划过各式各样的提问。两天时间,直播间的观众达两百多人。


“风趣幽默”、“思维独特”、“学术能力出众”,学生们喜欢称张曦为“大师”


士大夫情结


张曦是中山大学哲学系的青年教师,但在中学至本科阶段,他却一直是一名理科生。本科学习物理,在获得理学学士学位之后,他并没有在物理学领域继续前行,而是前往北京大学攻读政治学理论,转而迈向社科之路。


我对知识的追求和探寻,是有些许中国传统的士大夫情结的。我总是希望能够学到一些知识,足以回答我们时代最深的问题。“张曦说道。发现物理学并不能解答心中困惑,张曦便开始尝试在社科领域里寻找答案。


在对知识的探索上,张曦认为自己是一个比较早熟的人,对他而言,求知的过程即是满足精神需求的过程。凡是感兴趣的知识,他便会主动去学习。他这样表达自己对待知识的态度:学习知识是不满足于停留在知识的表面的,我总想从中把握最本质的特征。”


在北大修习政治学时,张曦意识到哲学基础对于把握和理解事物的重要性,在兴趣和求知欲的驱使下,他选择继续攻读北大的哲学博士,并前往美国密歇根大学深造。


“跨学科不是一件很了不得的事情,这是自然而然的过程,我并没有特意去转专业。”张曦如是说。


至今,张曦在研究哲学的同时,仍保持着对最新科学技术的关注,每个月都会有最新的《环球科学》、《nature》、《美国科学院院报》在他的办公桌上出现。在他眼里,读书和思考是一个长期的兴趣,不受任何学科限制,理工科的知识给予了他更宏观的思维与更高明的分析能力,使他更容易把握到思想的本质。


在学术上的研究,张曦一刻都没有停歇。至今,张曦已在多个专业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20余篇,获得教育部“博士研究生学术新人奖”等多项学术荣誉。他研究道德哲学、政治哲学和法哲学,也探讨马克思主义与伦理学问题,因研究成果的“高产”令不少学生感到惊叹与敬佩,也因出众的学术能力得到许多教授的称赞。


在美国留学期间,张曦看到了美国的哲学界、思想界对社会问题深刻的探讨和影响,“相比之下,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华民族在当代似乎缺乏深刻思考能力。”张曦感叹道,“培养一代有能力、有心力对国家命运作深入而长远思考的精英,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文学科学者来说,可能是一个非常紧迫的历史任务。”


怎样才能把哲学的独特而深刻的思考方式带给更多的学生,这是张曦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哲学的传教者


本学期,张曦在广州校区东校园开了一门通识课:《<三体>中的政治与道德哲学》,颇得学生的欢迎与喜爱。


13级哲学系的孙斌远从朋友圈得知这门课后,每周五便专门从南校赶到东校蹭课。“有时候过来晚了,就只能坐最后一排,因为前面根本没有空位了。”孙斌远说道。更令他意外的是,在这节课上,他竟然还遇到了来自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华南理工大学的同学。


张曦表示开这门公选课并不是为了蹭《三体》的热度。“如果你上过我的课或者看过这门课的课程记录,你就会知道,在任何意义上,这都不是一门为了流行而开设的课。”张曦对记者说,“我是一个严肃的学者,对这门课的处理也很严肃。”


《三体》作为中国科幻文学界里程碑式的作品,吸引并影响了当代无数青年。张曦在看完《三体》后,深深地感受到作者刘慈欣对这个社会的悲观,一种很深的、根植于人性的悲观。于是,他萌生了一个想法:将政治道德哲学与《三体》结合起来,让学生在阅读之余,能够对作品有更具深度的思考。


“在哲学伦理学的某些研究领域,我觉得我有一定的领先性。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不把我的思想贡献给更多的学生,让他们真正感受到哲学——这一门充满灵性的学科——所带来的平静的快乐呢?”张曦说。


 张曦一直有一个想法,即通过某种方式让更多的人接触且感受到政治哲学的魅力。从今年五月份开始酝酿,以《三体》课程为契机,公众号“议见”诞生了。


能够参与公众号的运营,孙斌远觉得非常幸运。作为哲学系的学生,他非常希望能有更多人了解哲学、热爱哲学。“张曦老师在公众号上推送的文章,既保留了政治哲学的深度,又不至于艰涩难懂,从而把哲学的思考推广到了更大的平台。”他评价道。


尽管事务繁忙,张曦仍在公众号上付出了不少的心血。他面向全国高校招募编辑和评议委员,立志打造一个专业、高效的公众号团体。每篇文章推送前,他都把宣传海报发送到每一个课程群、“粉丝群”里,推送发出后,他甚至还会呼吁他的“信众”去“传教”,顺便检验“真爱粉”。


除了三体课的课程内容,“议见”还推出了“影视剧”专栏,将哲学的思考推广到更多的领域。10月23日推送的《在<釜山行>中看见我们自己》,就从人性的考量上讨论热门电影《釜山行》。在不久的将来,张曦的卢梭课课程内容也将登上公众号,在2015学年度第三学期的评教中,这门课在全校2667门参评课程中位列第一。


张曦一直在探索,如何把课堂从一周三节拓展到一周“7x24”小时。“动机优先”是他教育中非常重视的原则。直播教学,他看来是一种能够提升学生学习动机、拓展课堂的教育模式。


国庆期间的直播教学,有不少学生关注并参与互动,提出了疑问,这给了张曦很大的启发。两次直播结束后,他在微信朋友圈发表了心得体会:“直播教学是本科课程教学很好的延伸模式,可以答疑解惑,也可以展开上课时一带而过的要点,还可以在异地实现准点教学。”把直播教学这样具有互动性的新型教育模式与自己的教育理念相结合,是张曦在教学探索中的一个重要工作。十月底,他在三体课程群中表示,十一月或许会再次尝试直播教学。



老司机,大朋友


不仅在直播间互动,张曦也很喜欢在微信群、朋友圈与同学们交流互动。


14级博雅学院的刘诺同学这学期刚上张曦的“政治哲学”课,对老师的第一印象就是“自恋”。上第一堂课之前,他加了老师的微信,老师给他发了这么一句话:粉我要从现在做起,不迷恋过去不纠结将来,享受当下。张曦老师的自来熟令他印象深刻。


走进张曦的课堂后,刘诺同学十分惊叹于老师对中国当代问题的思考深度。此外,平易近人的性格、对学生真切的关心,刘诺认为这也是张曦招学生喜爱的主要原因。“好好上卢梭,增长本领,早日脱单”,在和老师聊天时收到这样一句话,他顿觉对话框里的这人简直就一“损友”。


同样受过张曦“特别关心”的,还有14级哲学系的黄勇辉。开学不久,黄勇辉长了水痘,回家休息了两个星期。张曦特意做了一个表情给他,配文“黄勇辉,你的水痘好了吗”。黄勇辉感动不已。黄勇辉曾转发“议见”的一篇文章,不久张曦就在底下热情评论:“辉辉是我的真爱粉”,黄勇辉回复:“毕竟曦曦如此优秀”。评论区里两人一来一往,相谈甚欢。


13级哲学系的王府井发朋友圈也时常被张曦留言评论。“我们不看书发朋友圈时,张曦老师经常就在下面评论,xxx,你还想毕业吗?你毕业论文写了吗?于是我们就听他的话去看书了。”王府井还发过一张自己抱着猫咪的照片,张曦就打趣道,“你看你现在,一副土匪抱压寨夫人的样子。”这令王府井哭笑不得。


张曦对他的学生,还会有一些独特的关心方式。上学期的政治哲学课考核,张曦选择以辩论的方式进行。为了缓解学生的紧张情绪,他特意在课前准备了两箱薯片,让学生在辩论中不说话的时候嚼一嚼,舒缓情绪。


水群、斗图、甚至“膜蛤”,在名为“爱就一起摸张男神”的三体课程微信群里,张曦与同学无拘无束地交流。他拥有丰富的团学经验,和本科生交流起来,就像是与学弟学妹们打交道。在群里,张曦时常分享一些有趣的文章,或抛出一些热点话题,又或探讨男女关系。微信群里,整天上百条消息,同学们自由地讨论,和老师一起“开车”。


对于张曦而言,与学生交流就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如果说有的同学比较喜欢我,我觉得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真诚。”张曦自评道。


除了严肃学者、教育人,张曦特别期待自己能够是一个有趣的人。“在这个很无聊的时代,如果能成为一个很有趣的人,那是一件很有智慧的事情。”张曦如是说。



(应采访者要求,王府井、刘诺为化名)


<END>



本文系中山大学中大青年传媒原创作品

版权归中大青年微信公众号所有

如需转载,请联系后台

未经允许,谢绝转载





微信编辑:老王


Copyright © 广州白板笔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