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销售排行 >一篇无聊的、带机油味儿的更新

一篇无聊的、带机油味儿的更新

2021-04-08 11:27:59CassieMemo

写在前面:太久没更新了.....周末看球赛发了张照片被同学嘲笑这个公众号水,遂写文怒斥之。其实没更新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上学啊玩耍啊太忙了,回家还得养蛙,懒得写东西。另外就是,嗯,我尊敬的妈妈把这个公众号发到家长群里打广告。文章下面就突然出现了“小朋友真棒”这样的评论,感觉有点奇怪。因为这件事情生了很久的气。这些东西只是写着玩玩,充其量算个加长版朋友圈,也没有什么高大上的动机,也不想让谁拿来学习、比较。我不大擅长和陌生人交流,能得到大家的关注实在诚惶诚恐,真的感谢大家的欣赏,不过说不准哪天写了什么东西就惹某位家长不高兴或者让大家觉得我不和善了什么的,建议各位家长可以取消关注了......我是说真的,谢谢您了!!!

 

  在明州上了四天学了,每天第三四五节是可以自己选的课,接下来是一篇流水账,关于一门还不错的课。

 

  上午的第三节课我报了power&energy。据当地负责人Paule说是关于能源什么的高级课程,于是果断报上。第一节上课走到教室门口惊了,退出了仔细看看门牌号,发现自己没走错,胆战心惊地走进去。说是教室,实际像个车间。一股机油味儿涌上来。这高中的各个教室都特别喜欢往墙上贴励志海报励志标语,搞得跟幼儿园似的,不过这个教室没有那些花花绿绿的海报,整个屋子都是金属的灰色和油漆的蓝色红色。右手一面墙上是学生的涂鸦,电子白板那面墙上是安全标示(Bflammable gasCliquid啥的,记不清了)。门口摆着一个类似于半口咸菜缸的东西,颜色形状味道俱像。里面是一排排的车床,挂着红色的塑料帘子。左手边有几个小门。教室中间是两排长条桌,镶的铁皮,上面摆着几个铁架子(我是真不知道那架子叫啥......就是那种可以把金属零件卡在里面加工的)。



  在林立的铁架子、升降机、机油桶之间,闪烁着一颗光头。在金属冷冷的光泽之中,这点温和的闪光是很显眼的。原来是教这节课的老师,他叫Mr. Kitzmann。这位老师个头很大,一双大手一看就很有劲的样子。看见我来,他很明显地吃了一惊。我念出一句百试不爽的咒语:“Im exchange student from Beijing”,并且说明了我要在这里上九天课。我和他说了,本来以为这是一节理论课,没想到这是hands-on course。他还挺惊讶的,原来我是他两个学期以来第一次在这个教室看见女生......好的吧。

  上课了。我迅速地观察了一圈班上的同学。一共8个男生。两个很帅,其余六个没注意。


  第一节还是蛮无聊的,我们讲了safety rules。主要就是老师对着PDF照着读。【高级的是学校的系统。这里的学生每个人都配个iPad,连的是一个叫schoology的软件。你每上一门课就会有一个course code,连进去之后就能收到每节课的内容,再也不用上课一张一张对着老师的PPT拍照啦!虽然作为大城市的大学校的人,不应该显得这么没见过世面。但是这毕竟是所乡村中学呀......美帝大农村的发达程度还是超乎我的想象的。】上课的时候老师特别强调了安全的重要性。如果我的听力没有问题的话,据说别的高中在上这门课的时候曾经出过事故死了两个学生,所以安全是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第二天有safety test,如果不过的话是不能做之后的东西的。现在能记起来的安全守则有:不要在引擎启动的时候加燃料;不要用汽油当清洗剂;用化学药品必须戴护目镜,等等等等。上这门课一个意外的收获就是学了很多高级词汇。比如,原来在车间里面,glassesgoggles指的不是一个东西。

和一群男生上了几天课之后,拍照技术也变得直男了起来。

  无聊的第一节课过去了,第二节课开始考试。担心不过的我前天晚上在schoology上面恶补了两个小时(it proves to be the most academic experience during my stay),所以考试还是很轻松的。对我来说大概需要80%的常识,复习10%的新词汇,再用10%的时间看一看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什么是OSHA)。很好玩儿的是,我们老师教我们的改错方式很独特——把正确答案写上去,再在旁边写名字的缩写,为了证明我们“真的知道了”。怀疑这位壮汉其实是《千与千寻》的粉丝,很相信名字的力量。上这节课是周五,老师心情也好,大家扯了不少闲篇。比如老师在相亲网站上认识了一个亚洲女性并认为她很cute,比如老师之所以秃头是因为不会粘上机油,比如老师觉得冰钓真的很好玩......

  转过来是周一,换了个代课老师,因为原来的老师生病了。按当地规定,代课老师不能带着学生动手做东西,所以只能看一个无聊的片子,是关于American race car的。代课老师狠狠批判了一番政府,说这个nanny state什么都不放心,不禁让我想起了西海岸的加州团,当地高中的老师因为批评征兵制度而被警察局抓走了。周一就无聊地过去了。

  周二,也就是今天,才是最好玩的部分。刚上课的时候老师说,他从community center搞到了不少引擎,大家可以修好了拿去卖钱(当时我的心理活动:妈呀这可太酷了吧)。不过,为了给这些引擎腾地方,我们得把外面的雪铲了。于是大家欢快地拿起了铲子跑到外面去铲雪。


(此处BGM:do you wanna build a snowman~)

  铲完之后,老师带我们进了一个小小的储藏室。铁架子上放着十来个引擎,每一个旁边都挂着标签,备注了它的状况。我们两两分组,课上八个人,显然我是落单了。于是一个男生很友善地让我和他一组。开始组装的时候我就惊了——他们怎么什么都会呀!!!

  我们组两个人是PatrickDanielPatrick才九年级。他们说这个课其实是level2(再次批判一下明州的奇怪的选课制度,根本不让我们知道我们选了什么课),大家之前都已经学过一个学期了,知道怎么做。所以这节课的目标就是修这个因前期,让它重新启动。Patrick虽然九年级,但是对引擎方面也是非常了解的,他现在在做自己的无人机Daniel告诉我,修引擎有三个关键的要素,compressionsparkfuel我们这台是火花塞出了问题。他们两个忙来忙去,我没什么可做的,感觉有点无聊。突然老师走过来,说要看我的手。我不明就里地把手伸出来,老师看了一眼,告诉我说,“你的手太干净了。你应该做些什么,让手脏一些”。感觉有点惭愧,我开始帮他俩拧螺丝。

  在印象中,我只见过扳手和螺丝刀。但这个workshop里面有各种各样高端的工具。有一个是专门用来紧螺丝的,是个金属的圆管,分成上下两段。我用这个的时候问了个很蠢的问题:往哪边转呀?Patrick很耐心地告诉我是逆时针,“其实你往哪边转感觉有阻力就是哪边”,他补充了一句。是哦,我想,我应该有点常识的。一边惭愧,我一边低下头去拧螺丝。拧到机油盒子的时候,开始往外面滴油,弄了一手,我还专门跑去跟老师嘚瑟。老师很高兴地告诉我,对于这门课来说,这些污渍就是我得到的徽章。拧着拧着,这节课就结束了。最后零部件拆得差不多了,突然有一瞬间意识到,这就是另外一种形式的拼图呀。下课的时候,Alex向我演示了门口“咸菜缸”的用法——踩下下面的杆,水就会出来。这样设计是为了方便在车间使用。


(抱歉这篇推送连配图都很不走心)

  “哇,原来是这样”“学习了学习了”“真涨姿势”这三条弹幕在我脑内来回滚动,就这样,我结束了第四节课。还有五节课,希望能学习更多知识。

  写到这里才发现,这真是一篇完完全全的流水账呀。为了保持这个公众号和朋友圈的区别,我决定憋一段感想出来:

  其实在实验也有工业设计这方面的选修课,不过显然不如明州的课的自由度大。这门课虽然上的人不多(8个人都是从level1上来的,而且四个年级只有他们8个报了),但是真的很有价值。这里学生的动手能力,最起码就这节课来说,真的是非常强了。当然这和课程设置有很大的关系,如果实验也开这门课,找这么大一个车间,一天50分钟地这么上课,我相信大家也能修引擎做赛车。我觉得我们的家长缺少的是一种把孩子“放出去”的勇气和让孩子做一些看起来没那么有意义的事情的底气。我见过很多所谓helicopter parents,像直升机一样盘旋在孩子周围,俯视着一切行动,随时准备制止一切危险的事情。幸好我爸妈不是这样的(这并不代表我允许他俩在家长群里瞎发东西!!!)。我上课也问同学们,他们的爸妈会不会担心他们上这样的课受伤。他们就很简单地回答我,因为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他们自己会负责任。

  真好,希望我也这么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