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白板笔价格社区

我在八四班的故事

小梦一憩 2018-06-20 09:43:09

    最近这一段时间,从过年到现在,接连见到了好几位很久没看到的同学,无一例外,他们都是来自我魂牵梦绕的四班。我时常会想到,我是得有多幸运,才会来到华美804班。去到华美可以说是一个偶然,但是被分到四班我觉得是属于我的幸运。那一年我十四岁,幼稚得可以,我甚至会想,在寄宿学校一定要好好吃饭,千万不要把自己饿死了还没人知。我甚至还可以给那时候的我贴上许多标签,单纯,善良,敏感,努力,上进,坚强甚至内向害羞。但是也是在十四岁这一年里,我过上了最好的一年。

在华美的生活可以用严苛来形容,除了一天满满的时间表,在生活上真的谈不上舒适。有着很多合理却不人性化,不合理也不人性化的规矩,像只允许携带面包牛奶水果返校,不允许携带电子产品,不允许自主跨越楼层等。这些乱七八糟的规矩也许唯一的好处的就是让我们一班同学整天朝夕相处,亲密地像兄弟姐妹一样。其实那时候觉得上课很有趣,老师水平高,用着PPT和电子白板,讲起课来唾沫横飞但不觉枯燥,上课的时候可以自由提问,甚至有专门的讨论时间,另外,像物理课,还有着非常多的电光力学实验,在电脑课,努力进入QQ空间去收割已经被偷的差不多的菜,顺便预测一下世界杯,再准备玩下抢车位却无奈被发现断网,这都是在我以前完全没有接触过的。课业虽然繁重,但是可以感觉到每一天都在精进,看起来每一天都过得一样,却有着不一样的斑斓。

6∶30~7∶30

跑操及早餐

7∶30~8∶00

早读

8∶00~8∶45

第一节课

8∶55~9∶40

第二节课

10∶00~10∶45

第三节课

10∶55~11:40

第四节课

11:40~13∶40

午餐及午休

13∶40~14∶25

第五节课

14∶35~15∶20

第六节课

15∶35~16∶20

第七节课

16∶30~17∶15

第八节课

17∶15~18∶00

晚餐

18∶00~18∶45

第一节自习

18∶55~19∶40

第二节自习

20∶00~20∶45

第三节自习

20∶45~22∶00

夜宵及洗漱

那时候在华美最好玩的是寒暑假补课了吧,不,应该说是暑假补课啦,燥热的夏天,躲在教室里开开心心的上六节课,作业负担也没有平时繁重,往往是在第七节自习就能轻松做完,吃个晚餐就是一个超长的自由活动时间。刚好那一年高中部还未创立,初三已走,初一未来,偌大的一个操场,撒下去只有5个内宿班,不像平时活动课的时候像下饺子一样。球场够用,操场空荡,大家各自找一个最舒服的方式去玩。或者打球,或者下棋,或者在操场散步,或者跟物理老师聊天听他吹牛逼。直到日照西移,天空变成深蓝色,西边的黄色越来越淡,星月开始露脸,后山上守林人的小屋挂上橘色,体育老师的哨声回荡操场,才从各处钻出来,列队溜回教室吹空调。天色一黑,最适合的就是坐在就在一起看电影了往往一部电影要看两天,就像上篇和下篇一样,印象最深的是看来《阿凡达》,被瑰丽的画面迷住了,就像粘在椅子上一样,完全不想走,整个班就在那坐着,也不去吃夜宵,连班主任都不催我们,她也被卡梅隆的画面深深吸引,直到后面实在太晚了,整栋楼都走光了,才强烈要求我们回宿舍,第二天更加是迫不及待。还有一部很惨的电影《搭错车》,1983年的老电影,《酒干倘卖无》就出自这部片,看的班主任都哭了,那时候我们还说是鳄鱼的眼泪,真的很不应该。至于寒假补课,就太搞笑了,那一天下午我们到学校之后,被小道消息淹没了--学校补课遭到举报,晚上这消息就实锤了,第二天送我们回家。于是那个晚上,我们被补课期间不禁带的零食淹没了,十天的量,要在一个晚上解决。基本遇到一个人都是问你:“要吃饼干吗?要吃巧克力吗?要吃苹果吗?要吃果冻吗?……”平时的硬通货方便面迅速贬值,无人问津。

说到方便面,就不得不提我们宿舍的A计划了。虽然学校禁带方便面,但总会有走私货。这种货物是及其珍贵的,是属于有钱买不到系列。有时候我们宿舍会成功走私两包,但违反记录的事情,总不能光明正大的吃,总得等到熄灯后,这时候就得有人放哨,另一个人要躲过体育老师和舍管阿伯的眼睛,打来热水,然后全宿舍围在阳台,就着昏黄的灯光,每个人可以分到一口面和两口汤,然后心满意足回去睡觉。A计划过程一定要小心,要绝对悄无声息,一旦被发现,哪怕已经找不到实体证物,但空气中弥散的方便面味,最大的可能就是整个宿舍被体育老师抓跑几圈。

到后来可能是老师们发觉方便面吸引力太大了,物理老师率先做出激励政策。记得是物理考试95分以上,得方便面一包。此举一出,物理学习积极性大增。于是各大老师接连推出方便面政策,语文成绩第一名方便面一包,数学报纸合订本前三名完成方便面一包等。真的是鼓足干劲,力争上游,为了方便面而奋斗。虽然市面上多出了很多官方方便面,但是僧多面少肚子饿,方便面硬通货的性质还是难以被动摇。

内宿生活最怕的即不是睡觉时肚子空空却满脑袋都是方便面,也不是冬天在天还没亮就要起床,乘着冷风和晨光列队走向教学区,甚至还不是冬天只有冷水供应,夏天只有热水供应,最怕的莫过于回!南!天!回南天的可怕就在于衣服不干了,没有脱水机的日子里,无论怎么拧,哪怕两个人把衣服旋转了二十圈,晾了一天,该过湿还是多湿。晾了两天,该多潮还是多潮。晾了三天,还带着一点气味,晾了四天,气味渐增。晾了五天,又湿又臭,再不重洗一次,衣服都会发霉了。在回南天的时候,穿衣服就得从周一规划到周五,然后在周六把所有湿哒哒的衣服打包,回家丢洗衣机。不仅如此,回南天的时候,地板是潮的,墙壁是潮的,甚至感觉被子都是潮的。不过得以自乐的是,黑板也会变得很潮湿,善于工笔的语文老师用很大力也不过只能在黑板留下一个浅浅的白印,然后会有在某个时候凝集的一滴水流了下来,把字迹冲得七零八落。然后语文老师就会回头,努力重新把板书修复完整却屡屡失败,不得不一遍又一遍口述。这样的风度,不亚于“静心听雨”。

班上总会有很多好玩的人,比如在讲台上大喊郑瑶名字的渔夫,比如我们心中初代富二代的张仲达,比如满头白发的啊扣。啊扣这个名字来的也是很神奇,是我们风度翩翩的语文老师创造的,某天老师点名:黄明quan!瞬间整个班就爆笑,大概笑了得有五分钟才止住了,第二个星期,啊扣的专用音乐人林俊杰就在班上爆红了,《江南》和《不潮不用花钱》唱起来。(脑袋里已经环绕“请你不要到处扣扣,潮流需要扣扣,不小心就没扣扣,用力到处扣扣,花掉所有扣扣,钱买不到绝活”、“圈圈圆圆圈圈”)能与之媲美的也就只有蔡沧江清唱的那一首《六月的雨》,他们成为班红,也带给我们无与伦比的快乐。

我们也有个很逗比的英语老师老赖,他说他很喜欢Wesylife这个乐队,然后为了安利我们,就给我们放了《My love》、《Soledad》、《Seasansin the sun》,然后在我们意犹未尽的,迅速转换为上课模式,引起了我们班的强烈抗议,被迫承诺接下来教我们唱《My love》和《Soledad》。老赖让我们找潘童抄歌词,那时候真的是超级不敢和女生说话的,当然除了我前桌方丹丽和卓丹丽,真的是鼓起勇气跟潘童说了一句话,刷的一下脸都红了,红到耳根子都烫了,落荒而逃,背后就传来了潘童和郑瑶银铃般的笑声。

那一年也不知道学校怎么想,突然就要举行了一个班级拼歌比赛(就举行了一次,就我们那一年),于是我们班主任决定,让我们唱,谢霆锋的《黄种人》!其实大家都更加喜欢Westlife,但是胳膊您拧不过大腿于,在我们班主任拍脑袋拍桌子拍屁股的决定下,成就了数学课上课前唱黄种人,风格大变有没有,一下子从英伦风变成了中国风,一下子翻转了大半个地球。不过强扭的瓜不甜,我记得是没有拿到名次,之后我们默默的把《My love》和《Soledad》当做我们的班歌,并且在很久的一段时间里听到《黄种人》的前奏就想吐,完全挡不住切歌的冲动。

每个外人都说在华美很辛苦,其实我并不觉得,在我们那一年,华美有很多好玩的节目,会去消防局看灭火宣传,会去万竹园春游,有十佳歌手比赛,还有一场开幕式在所有比赛之后的校运会。其实这些很多都是我的第一次体验,甚至是哪怕到现在也是唯一的一次。去万竹园春游是最兴奋的,毕竟我既没有什么艺术细胞,也没有什么运动天赋,这些节目也就只能安静地做个观众看看而已。但是春游不一样啊,不仅零食无限带,而且是出去玩哎。那一天天空灰蒙蒙的,天气还有一点阴冷,大家都是穿着冬服,其实这天气并不是特别适合出游。但是到万竹园,还是迫不及待就选择解散,其实在这里有一点遗憾,那时候班主任为我们拍了一张合照,却没有人拿到了这张照片,直到现在,还感觉非常遗憾。不过看回照片,很搞笑的是,我能认出其他人,却找不出我自己,都怪那时候没有镜子。但也因为这次春游,留下了很多宝贵的照片,偶尔翻看,也都惊讶于那时候的青稚。

我们宿舍可能是最皮最好玩的宿舍了,也许是因为我们十二个人都是插班生的原因吧,除了因为方便面被罚跑操场之外,我们也还因为过在宿舍打水仗被罚,燥热的天气,燥热的少年,何以下火?王老吉,才不是呢。必然是肆无忌惮的泼洒着水,一回到宿舍,把阳台上的衣服一收,把宿舍门一关,把水龙头拧掉,把水闸开到最大,接下来就是肆无忌惮的互相泼洒着水。互相联盟互相拆台,在被围攻的时候一定要忙里悠闲,赶紧挤一点洗发露搓搓头,享受来自360度花洒的快感。有时候玩得太疯,可能嬉笑声突破天际,体育老师就会闯进来,给一张黄牌警告。在有次周五即将明天回家之际,我们弃黄牌警告于不顾,依旧继续,首次尝到了红牌的滋味。在全宿舍区熄灯后十二个人光着膀子围着操场跑步,嘻嘻哈哈,就差直接大喊自由万岁了。

在平安夜那一天,我很惊奇,因为每一个人都在开心的谈论明天就是圣诞节了,然后拿出自己的苹果送给你,或者用一种我至今也学不会的方法把苹果掰成两半,然后无敌开心的递一半给你,一起咔的狠狠咬一口。那个晚上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像往常一样,我们班总是最后一个出发,排着队走回去宿舍,所有人都在很开心,这时候有一个疯子走了过来,跟我们班主说了一句“老师,XXXXXX”,然后好像又重复了几句,这时候班主大喊一声“同学们快跑”,整个班级乱做一团,向宿舍区跑去,但是我就有印象班主她留在了最后,现在想来在那时候她也很紧张害怕吧,前面是一个疯子无可预测,而背后就是一群乳臭未干的孩子,就像母鸡护仔鸡一样。在回到宿舍之后,班主任还一个个清点人数,关切之意溢于言表,现在一想真的超级暖心。

除了圣诞节,粽子节也很开心啊,冬节也很开心啊,我是路途遥远,每次都是比较晚到宿舍的,一走进宿舍,就会有人问你,彦捷,吃不吃粽子?或者隔壁宿舍走过来一个,拎着一大串十七八个粽子,引起大家的哄抢。想想都留下口水呢,也是在那时,我吃到我这辈子最好吃的粽子——炜栋家的粽子。之后每一年端午,我都会和炜栋预定一个,一别华美四年,也是四年没吃过了呢。冬节也是非常温馨,和我们惠来冬节吃茧的习俗不一样,普宁的习俗是吃甜丸。这一天,食堂也不会像平时一样供应白粥、面条、八宝粥、绿豆沙这些华美夜宵四宝,而会准备好一锅又一锅甜丸,在这一天,我们会早早动身,不会像平时一样排到最后才去吃夜宵,捞满满一碗甜丸,红的白的都有,然后也不怕烫嘴,,一口一个,满嘴含糊的互相道,恭喜恭喜又大了一岁哦。

我们班应该说是我见过最优秀的班级,简单来说,就是我们无论在哪个方面,我们都是第一。这样的说法是有点自夸啦,也不是没有留下遗憾过。像校运会篮球赛在第二轮就遇到了隔壁三班这个冠军队就很遗憾了。但是更多的是第一,从学习到生活。像什么永远都是第一个从宿舍区出发啦,要求每个人沐浴不超过5分钟以保障按时熄灯啦,每一天剩饭剩菜最少啦等等。学习方面就更加不用说了,每次都是力压其他25个班,纵若你们有赖贝琪和洪冬玲。其他细节就更加多啦,什么手抄报,班级卫生等等等等等。也许就是在一次次的夸奖之中,班级愈发有凝聚感,让人发自内心的骄傲。

之后离开四班这么多些年,再也没有遇到这么好的班级了,也只有在这个班级里,我能深深记住每个人的名字和笑容,我也不是第一次怀念了,在梦里,在心里,都时时刻刻不由自主的想到。每年都会约几个老伙计在KFC见面,然后有时候去KTV一起唱回当年的歌。经常会希望平安夜那一天出现一个疯子对我们大喊大叫,然后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大喊“同学们,快跑!”好像在那一年,在烈日和北风中,一群青涩的少男少女在一起生活的一年里一起快速茁壮成长,彼此骄傲。

这段时间,接连见到了潘童,陈馥,方丹丽,都是四年没见了,但是一坐下来聊天,就有着一张无与伦比的熟悉,大家除了变得更好,和以前一模一样。陈馥还是那么文艺,潘童还是一样风风火火,丹丽看起来像个OL却一样温婉,看到他们,仿佛一下子就回到了九年前那青涩的时光。我还是最钟意当我和伟煌对潘童说:“你还是和我们记忆里一样,一点都没有变”,潘童笑着回我们“对着你们我为什么要变呢,毕竟你们都是我的初心啊”。


Copyright © 广州白板笔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