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白板笔价格社区

我眼中的设计师

一席思考 2020-10-18 09:35:20

一百年后的画家


美工是我初次接触设计领域的指路人。那时是在传统的商超里,有一位美工同事,他负责写促销的POP价格牌(就是超市里黄底红边写着"惊爆价"的那种白卡纸)。超市大促时卖场的商品有一半的价格都会变,他就会从早8点到晚12点坐在一张破办公桌上,背对着我们,把左手边堆着一米多高的空POP牌写到右边去。常规的大促每月两次,再加上各种节假日,高强度的锻炼让他能在2~3秒内就写好一张价格牌,但即使这样仍然满足不了主管们量级的需求,他们只好亲自上马,人手两支宽头白板笔。时间一长办公室里除了我个个都会写POP牌,但无论他们怎么写,走到卖场还是一眼就能区分哪个是美工写的,哪个不是。一个是有制作美的能力,另一个是只有欣赏美的能力,他们是不同的。


UI设计师则领我到了设计殿堂的窗外。第一次接触的UI设计师就坐我对面,戴着耳机左手键盘右手画笔,浑身散发着神秘吸引力,我常常歪着脑袋看她,除了黑眼睛里闪动的白点,看不出来什么,直到我终于有了设计需求,我坐在她旁边,屏住呼吸一口气讲完了,她眨了下眼说:"你能再讲一遍吗?"我又重复了一遍,她说:"我还是不懂。"我略尴尬的转过身呼了一口气又详细描述了一遍,她还是不懂。沉默了大概有一年那么长的时间后,我只能找个借口悻悻的走开了。回到坐位我很是不解,不是中央美院的吗?不是设计师吗?连别人想做什么都不知道?求人不如求已,我只好自己啃设计书,等慢慢的了解构成物质的元素和PS的图层后,我开始理解她了。我对她说的是具体的想象结果,而她并不知道这中间的抽象过程,自然就不懂,就算懂了也设计不出来我会满意东西,与其做不好,倒不如不做。


设计就是抽象的完美表达。后来我换到了另一家公司,在一次产品讨论后回到座位上,旁边的设计妹子弱弱的问:"帆哥,老板说的时尚,到底是指什么?"我转过头把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亲爱的,我真的不知道。"之所以这样,我想应该是人们对基本需求上升到了对情感需求,大量优秀设计的产品提高了大众的审美能力,促使更多的人从事设计岗位,但新人的设计能力和老人的审美能力,非但不在一个层级,连欣赏维度都不一样,很多设计人员无法理需求方独有的形容美的名词。再后来遇到一位设计师,我只和她谈虚无缥缈的东西,每次她都会疑惑的问:"你到底想要什么?"这时我都会把手放在她的膝盖上,笑着扬起眉毛:"你猜我想要的是什么?",如此开始的需求传递就很具有随机性,设计出来的作品一定是设计师自己想象并表达出来的,假以时日它就可以无限接近目标。


随着和设计师的接触越多,就越想尝试用她们的视角来看事物,我会盯上一个物体看10分钟,然后闭上眼睛想象它的外观,再睁开眼睛把刚刚的想象记录下来,时间长了就不仅只是想记录物体,而是想抽象物体,我不是专业的设计,也制作不出美,但这种设计感能让我更加深刻的理解现实物体,理解设计师。现在的设计师在PS上放大画布点鼠标,和以前画家在墙壁上涂颜料其实没有什么区别,都是在创作。或许就会有少许人的作品在一百年后出现在那时的人的眼里,就如同今天的人看一百年前的《星空》一样引人遐想。


Copyright © 广州白板笔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