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白板笔价格社区

当离水边这么近 白山实验营作品系列之二

流溪人家 2020-10-26 13:36:59

当我开始向水出发

在炎热的这个下午,从空调的冷气中走出来,辛辣的大阳用力扒开闭锁的毛孔,汗珠不耐烦地冒出来了,想要驱赶这炎热的暑气,可是效果有限,于是汗珠汇聚成汗水,集结水珠的重力尝试逃离皮肤。


乘着汽车驶入那唯一的马路,马路的一边有一个高大的厂房,水声总是在这一边,水流快而响亮,马路的另一边是低矮的田地,一片静谧,社稷之神以环抱之势就端坐在田角,可是并没有人会发现,仿佛这个存在是理所当然,仿佛这个存在是若有若无。

 

傍晚的余热并没有因为太阳要下山而散去,往山上走,风偶尔吹来,草木轻微的摇动,夹杂着一些水汽,放空聆听,水流在鸟儿的鸣叫中哗哗作响,原来溪流就在路边,以水流的节奏像嘉年华的游行,从山上自由舞蹈下来,偶尔在遇到石头时却步后退,溅起浪花,然后转身又抚过石头往前雀跃,呼唤着一起奔流,我赤脚点溪流,并不阻碍溪水的舞步,溪水一个转身,抚过脚面便又离去,毫不回头。

 

照片拍摄:程琼


乳酸开始在身体散发的时刻,听到水撞击地面的哗啦声与狗叫声,散步到了取水点,一排水龙头并排站着,同一种站姿,同一种制服。扭开瓶盖和红色水龙头,把水瓶靠近水龙头,接一壶水,瞬间,凉意透过瓶壁召唤来空气中的水汽,瓶壁挂满水珠,水与水隔着玻璃相见,水与水隔着玻璃不见。把瓶子迎向正要下山的太阳,透着水珠,折射了夕阳的柔光。


一台车驶来,停下,打开车门,罐子乒乓掉下,取水的人来了,狗的吠叫声因为闻到水的气息而停下。取水人用水清洗水桶,水桶的晃动,造成桶里的湍流,水和沙扭动在一起,从瓶口流出,然后沙滚落在地面,水随重力流去。

 

洗干净的桶,安静伫立在出水口,用空空的身体迎接水的满盈,滴答……滴答……90秒钟过去,水慢慢沿着瓶壁往上爬,正准备涌出瓶口出逃之际,瓶口被封住了。

 

家离水边这么近

沿着石头阶梯往上走,风从山上跑来,带来一阵凉意。在这条上百年石头路的两边错落着用泥土禾草砌的房子,炎热的太阳正在抽取房子释放的咸气。屋檐更换以后,从前储水的四方槽还安放在天井里,只是过往蓄积的水已被苔藓和小草接收,在角落伸展着一些青绿。

 

照片拍摄:程琼


循着凉意往上走,抚按土墙,凉凉的湿意从指尖传递。听着水声走小路,在小路的尽头,满眼绿意的旁边,是开天辟地就有的水渠,不同的宽窄,正适合用来洗衣服、洗菜,小狗来了,踩了几脚水试试水温,找了个舒服的地方来洗澡。

 

如果反向而行,沿着马路往前走,有一片绿映在眼前,那深厚神秘的墨绿色,犹如一颗价值连城的绿宝石,成为河流的坠子,镶嵌在河道上。若你仔细看,神秘的墨绿色中有一些幽深的点,似乎想要诉说着些什么。若你凝视,似乎色彩都被那墨绿吸收;若你聆听,又似乎声音都被巨大的水体吞噬;若你深呼吸一口气,似乎所有的味道都被那复杂的气味包涵。你会想伸手触摸吗?当你面对这神秘的水体。 

 


田离水边这么近

当太阳从山上爬出来,露水被捧在叶面,被挂在枝丫上,闪着亮光,而慢慢又在温度上升时转化蒸发飘起,但不是所有水都会蒸发,有时候风吹过,露水落下;小狗跑过,露水沾在毛上;人穿过,露水渗进衣服。

 

走进田里,水环绕在田中,平静而缓慢,时而躲在水池里,时而藏在花洒中,时而留在田埂里,然后葉开始舒展,花开始绽放,藤蔓开始被渐长的瓜果拉伸,茄瓜、秋葵、冬瓜、南瓜、通心菜、芥菜……都在咕咚咕咚吸水长大;水环绕在田中,溪流环绕在田边欢唱,溯溪而上,溪水波浪般随着河床的高低穿过脚边,细沙也随着水的浪涛飘摇。

 


照片拍摄:王伟婷


水从哪里来?

水从哪里来?

 

台风“妮妲”来了,低沉闷热的空气让人几乎要窒息,蜻蜓被压在半空不能高飞,飞蛾们想尽一切办法进入室内。天空的颜色慢慢转成黛蓝色,云成群结队地从山上涌来,越爬越高。

 

“啪”一颗水珠坠落,皮肤与水的触碰,途人撑起雨伞,迈开脚步向前加速。

 

“啪”一颗水珠坠落,树叶与水的相遇,树叶受压反弹,水珠随重力向下溜走。

 

“啪”一颗水珠坠落,田土与水的撞击,溅起来一圈微尘,水珠随重力向下渗透。

 

“啪”一颗水珠坠落,水流与水的拥抱,分不清彼此的声音,水流随重力向下流淌。

 

照片拍摄:Nico


“咚咚咚”,水珠乘着飘摇的风撞向玻璃窗户,不停的敲打,屋里人以为水珠似乎想要闯入屋里沸腾的空气中,而其实雨在敲响交响乐的序幕……

 

蛙的夜之交响乐因为雨的来临而高涨,风来了,雨水随着风飞舞,时而像整齐划一的芭蕾舞者,时而像整齐进军的军队……雨水沉重的脚步,一遍又一遍敲响了瓦片、不锈钢雨棚、各种雨伞……不知疲乏,空气中的湿气高涨,水汽透过墙瓦的缝隙进入室内,雨滴透过窗户的边缘滑入室内,都在尝试在干燥中留下各种痕迹。

 

雨不停地下,溪流的水量渐渐加大,随着泥沙的加入,颜色渐渐变成泥沙黄,在落差的撞击中形成了一串串白色泡泡,“扑通”一棵树倒下,“扑通”,又一棵树倒下,随着水涨,树浮起来,成为了一艘艘漂流的船,只是漂流的船并不奔向自由的大海,而是被挽留在栅栏前,被阻拦在水库边。

  

当太阳升起,人们日复一日,往始作息,水还是一如以往流向低处,似乎有些什么在变化,又似乎什么也没有变化。



文字:Nico

编辑:程琼



广州市海珠区流溪生态保护中心

愿景:让流溪河水永远清澈

长按二维码关注
Copyright © 广州白板笔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