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白板笔价格社区

【我的乡情38】祝宝玉:村庄还在

绿汀文萃 2018-05-25 20:29:37

请点上方蓝色字绿汀文萃关注我们,请点右上角分享本文。谢谢啦!

扫描二维码了解征文详情


村庄还在


祝宝玉

 

走下班车,阔别多年的二叔被我从人群中一眼认出。他也认出了我,走上前来,紧紧地牵着我的手,和我寒暄。二叔老了,见到了我,眼眶红红的,眼角已然湿润。

 

我怕他悲伤,尽和他说些玩笑的话,只字不提那些沧桑的话题。二叔的情绪渐渐恢复过来,让我坐到他的电动三轮车上,带我回家。

 

深秋,天气难得的晴好,温煦的阳光照着多年游子始归来的我,吸纳着熟悉的故土气息,往事一幕幕涌到眼前,又倏忽消失。记忆中坎坷不平的乡间小道摇身成平坦整洁的水泥路,不知是距离的错觉,还是记忆出现了恍惚,那一段本很遥远的路程,竟缩短了。我的故乡,那颍淮平原上一个普普通通的小村庄已经浮现在我的眼前,那树、那房、那鸡鸣犬吠刹那间全摆列开来,来迎迓我。

 

二叔给我指点着,这是你五叔家的田,那是你二万叔家的……其实二叔的提示完全没有必要,我怎会忘记呢,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上的一切我太熟悉不过了。二叔喋喋不休地讲解着,我没有打断他的话。当我望见那一连排的我的亲人的坟茔时,我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悲怆,流出了眼泪。我无声地哭,怕二叔听见。快走进村庄时,我才擦干涩疼的泪痕。

 

这是你栓子叔、这是你七婶、这是你花爷……在二叔家的小院里挤满了来看我的村人,我被他们指点说道着,笑声时起,叹息声时起。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村人们都这么说。喧闹了一阵,该走的走了,留下来的是五服内的近亲。大家落座,谈论起这些年的各自遭遇,当然,他们多是听我说,他们想知道我这些年来的经历。

 

红哥、宝丰弟、晓东他们呢?二叔说,你红哥在广州,你宝丰弟在苏州,晓东在西安,还有小柳、小三、小琴他们都在外面打工,过年时才能回来。听了二叔的话,我脸上写满了失落。这失落大概被二叔看出来了,接着说道,你宝丰弟知道你要回来,已经买了火车票往家赶,明天就能到家。小时候,我和宝丰能玩得来,我很想见见他。

 

近亲们也离去了,我被安排住在二叔家里。我想去看看自家的老屋。二叔说都塌了,不看也罢。但终我还是去了。院墙已经脱落,屋脊已经塌陷,我站在石磨盘前伫足良久,心中滋味万千。在村里闲走,遇到的皆是老人和孩童,老人们多还能认识,孩子们却把我视为异人,躲闪着我。

 

村野上,秋风唏嘘,吹凉我的脸庞。回首望,我常在梦中思念的村庄,此时已变了模样。其实,世态在演进,万物在更新,这是我们改变不了,又何必耿耿于怀,徒生伤悲呢。对我来说,还是值得庆幸的,庆幸村庄还在,记忆还在,庆幸我亲爱的宝丰弟就要回来和我相聚了。


 

【作者简介】祝宝玉,安徽颍上人,80年代人,教师。有作品发表于诗刊、星星、延河、诗选刊、散文诗、安徽文学、作家导刊等。

感恩作者授权  绿 汀 文 萃

LTWCHJL1首发此文,欢迎分享到您的朋友圈、群、组及亲友个人。如兄弟平台转载,请按腾讯规则原文转发。谢谢!

绿汀文萃平台微信号LTWCHJL1

顾问   钟石山

主编   何俊良       微信  sdhjl1 

投稿邮箱 203666763@qq.com

Copyright © 广州白板笔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