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白板笔价格社区

不能触摸

沐风杂志社 2020-07-24 14:25:46

                  不能触摸

他抱着她沉沉入睡,就像是抱住了全世界。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他立马坐起,身旁的她也被惊醒,“喂?”“莫警官……”警局来电,说是发现一起命案,他低头吻了吻身侧的她,翻身下床,“有命案,我先去处理。”她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有需要就找我。”翻身继续睡。

临走前,男人发现自己的刀被动用过,但他没有多在意。

男人已经连续两晚没有回来了。

她看着偌大个空旷的屋子,心里阵阵害怕,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还没有回来。 

她强压下心中的不安,突然想起了什么,跑到储物间拿出一个笨重的金属箱,她戴着白手套,像是在进行一项神圣的事情,缓缓地打开箱子。阳光斜斜地照射进来,折射出金属的特殊光泽,虽然有阳光,却有种森冷的感觉。

这是莫警官的刀,一整套。

她看着泛着冷光的刀具,思绪万千,突兀的手机铃声打断了她的思考,“喂,莫!”

“小月,我需要你。”他的声音透露出淡淡的疲惫。

“在哪?”

“局里。”

“好,我马上到。”她从茶几的抽屉里拿出车钥匙,飞快地驱车赶往警察局。

    警察局外一片肃穆,透露出一股紧张的气氛。门口,他就那样站在那里等着她。

“来了。”他带着她快步往里走去。

会议室里人不是很多,但都是重要人物,桌上散落着一堆资料,白板上钉着许多打印的地图和照片。

这是,分尸?!

“你们好。”她微笑着朝众人打招呼。

“韩教授,麻烦你了。”警察局局长面带疲惫地打招呼。

韩月细细地看了白板上的信息,“咦,尸体还没找全?”

“嗯对。死者是一名男性,首先在蒲何村发现左手和上身,其次在古屋村发现了右手和腰肢以下,现在还缺少头颅和双脚。”莫警官说话时,所有人的注意力不由自主地放在他的身上,她却与众不同,注意力都在白板上。

“嗯,没线索继续下去?”

“蒲何村和古屋村离得很近,排除团伙作案的嫌疑。凶手作案手段残忍,从尸体切割程度来看,像是一个惯犯,但是,我们查遍近年来的案件记录,没有找到类似的凶手。”警察局局长急忙插话。

“惯犯?”她略带疑惑,但听得出来语气中有明显的质疑。

“对,经法医鉴定,凶手分尸时,一刀下去丝毫不拖泥带水,沿着骨骼的位置,有如庖丁解牛。”局长一本正经地解释。

“那要是从事其他职业的呢,凶手的职业若是需要熟悉人体构造这一类的,应该也可以吧。”她的话音刚落全场陷入了死寂,紧接着讨论的声音此起彼伏。

“好像也是,毕竟没找到类似的案件。”

“当然,我也没有确切的证据来支撑我的观点,毕竟还只是猜测。”她空灵的声音再次响起。

她不再说什么了,找了个地方坐下,抓了支笔和一张白纸,眼睛盯着白板,并在纸上记录关键点。

蒲何村、古屋村、左手、右手、上身、腰肢以下……

左手指甲上留有血迹,可辨别出来是个字母“f”,右手同样如此,字母“r”,那么上身和腰肢以下的部分,什么都没有,这又是什么呢?是字母还是别有深意?

“f、r……from?free?”她轻轻念着,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

不对,不是free!那么上身是字母“o”,腰肢以下的话,是字母“m”。

“from!”她脱口而出,声音掷地有声,无比确定。

“韩教授,有新的发现?”

“从目前发现的不完整的尸体,我们可以推出一个单词‘from’,已知字母f、r,不难推出剩下部位代表着什么,来自?也许这就是剩下肢体所在地了。”

她径自说完,也不管别人什么反应,自顾自地低下脑袋继续写写画画。

目前发现肢体的地方,只有蒲何村和古屋村。蒲何村发现左手,她在纸上画了一条河流,标注了河流左侧,古屋村发现右手,她在河流左侧画了一间屋子,这是地点么?

她呆愣地看着纸上所画的地点,只觉得无比熟悉,她可以确定,这样的地方一定存在,且那里有重要的线索。

“莫警官,麻烦你找人去蒲何村和古屋村的交界处看一看,有没有这样的地方。”她一边说着一边把纸递给莫警官。

多年来的搭档经验,莫警官熟知她的习性,很快就看明白了,他紧缩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好,我马上差人去办。”

约莫过了三十分钟有人匆匆赶来,“找到了!”

众人内心阵阵激动,急忙去那个地方,这个案件就要破了么?!二十分钟的车程生生被缩成了八分钟,一路飞驰。

“局长,警官,我们在河边废弃的房子里发现死者的双脚,房子背后有一个用血写成的‘10’。”该警队队长上前汇报目前情况。

莫警官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这个‘10’有什么含义?”局长摸着下巴思索。

“有很多理解的,可以是10米,也可以是10厘米,还有很多迥异的想法。”她的语气分外平静,似乎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小月,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莫警官定眼看着她,她笑了笑,“不确定,要现场勘测才行。”

一行人又来到了房子背后,她看着那个硕大的红色的“10”,只觉得分外刺眼,这一切就像是一场精心设计好的圈套,他们似乎在往这个圈套里走。

仔细看周围的泥土,发现只有距房子10米处的地方,土块有些松动,随后立马有人来挖掘,发现了死者的头颅。

结束了?尸体终于完整了!

“就这样?”她觉得不对劲,线索断了?!

“莫,我觉得这不对劲。”她声音透露着淡淡的疲惫,这种感觉,棋逢对手。从一开始的作案就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无论是指纹还是作案工具。

“嗯,感觉凶手在一步步引我们进去他的圈套。”莫警官的声音分外沉重。

“局长,这附近有没有失踪人口的,或者有好几天失去联系的人?”她突然想到这一点。

“没有报案的失踪人口。”局长摇头。

“等等,小月,‘10’一定是10米么,难道不能是其他的单位么?”莫警官淡淡的嗓音想起,似乎有什么想说的。

“可以有别的。”她笑了笑,突然脑袋阵阵抽痛,以至于她不得不按压着脑袋,将思绪放置一边。他走上前想扶住她,却被她躲开了,他像是没有注意到她的躲闪一样,自顾自地走开了。

“10个脚印长。”他说得分外笃定。

果然,10个脚印长!

“警官,发现了!”

“什么?”

“这是死者信息,犯罪信息。”他的声音带着淡淡的不可置信。

小学教师,恋童癖,猥亵儿童。

“这……”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这么齐全的证据,竟然……

“凶手还是要找出来的。”莫警官声音依旧毫无波澜。

她看着他,笑了笑,却无法抑制自己的痛苦,脸色苍白得吓人。

“丫头,这样做,你不后悔么?”莫警官的声音镇定得惊人。

所有人都觉得不可置信,这又是哪一出,怎么突然间莫警官说这样的话?

“刀、你不见的那几天、毫无漏洞的推理……这些都是你作案的证据,因为你儿时差点被猥亵几经虐待,所以激发了双重人格?”他声音有点颤抖,似心疼又似悔恨。

“莫,我不后悔。如果我不这样做,像他这样的人,还会祸害多少无辜的人?”

“你,这么不相信我们吗?”

    “我相信,只是有些东西……”她眼睛红红的,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你们永远无法理解那种痛苦,就让我结束这一切吧!”

她跟着警察上了警车。

“我等你。”他相信,她会好的。

真相,不能触摸。

       

文/锖钺

                                 编辑/Moki

                     



Copyright © 广州白板笔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