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白板笔价格社区

一位SOP的老师教给了我们什么

飞天潴爱美丽 2020-06-29 14:22:05




他进教室那天,穿了一件粉色衬衫。(用他后来的话说,那色彩很骚气。)略带拘谨的听之前的老师交待课程进度。我们低头议论一阵,他就是从北京来的老师啊。但当时我们被要求熟记各种卡Bin(信用卡开头的四位数),这样当客户报出卡号后,我们就能快速反应出这是一张什么信用卡。 这活动太枯燥,跟背英语单词似的,无聊又沉闷。所以也就没多少人关注他,直到南老师宣布,公司安排,她要带新班级,我们以后的课程就由他负责。

 

人与人建立信任是需要时间和磨合的,我们刚度过与南老师的磨合期,已逐渐认可她,却突然被另作安排,不免心生不满。但纵有千重不满,更与何人说?我抬头打量,他生的膀大腰圆,平头,小眼,阔脸,眼角低垂,眼神柔顺,很好相处的样子,嘴巴瘪着,像欲言又止。他自我介绍,说他是86年的,比我们大不了多少。我吹毛求疵,捅捅同桌,哎,你看他长得,感觉好老练,哪里像86年的。而且眼睛好小,还眯着,像没睡醒。同桌脆生生地驳我一句,哪有!便再也不作声了,我抬眼望去,看她一本正经坐着,眼角眉梢堆满了笑,我叹口气,这货没救了!

 

许是和我们还生着,他问得期期艾艾,大家累了没? 一群逗逼,当然说累了,耍笑的一句话,谁都没当真。

 

哪晓得他大手一挥,累了就休息会,下课。我们足足愣了五秒,然后全班哗然,有人拍手欢呼,有人倒吸一口气,似乎只有推开窗子,掀起屋顶才能渲泄一室的沸腾。

 

后面的课也没持续多久,他给我们宣读了他制定的时间表,八点到九点半上课,九点半到九点四十五休息,九点四十五到十点四十五上课,十点四十五到十一点订餐,十一点到十二点上课,然后吃饭,睡觉,嘿嘿,反正就是休息时间多了很多,各种名义,种类繁多的休息,又一波激动袭来。

 

他问我们之前都学嘛了,大家苦着脸,说正在背卡BIN号,他一脸呆萌,背那玩意儿有啥用,以后不背了。他大手在空中一挥,做了个干脆利落的的手势,教室里炸锅了。我们难以置信地盯着他,眼里抑制不住的喜悦。

 

时间过去了一年多,但他的出场方式,注定难以让人忘怀。

 

最初的几节课,我们听得很被动。大家被习惯牵制,害怕被议论,被说爱表现,害怕被笑话笨,有问题也没人问,没听懂的地方,只好自己课后奋力看书,或找别人讨论。他讲的也费劲,没有互动,一个人表演的课堂,很是尴尬难熬,而且他得不到反馈,不知道哪里大家没懂,该侧重讲,哪里大家懂了,一句带过就行。所以授课质量也大打折扣。他跟组长们沟通,于是组长在各组例会时提了这事,鼓励我们不懂的及时问他,讨论的结果,如果是错的,以后告诉客户的信息也是错的,关乎钱的事,一旦发生纠纷,谁来担风险。

 

我们有问题开始问他,有次我拿了一片纸,上面记着几个问题,都是上课时没注意听,错过了,他没有丝毫不耐烦,讲解完后,朝我竖个大拇指,有问题能及时问,好样的!就像对一年级孩子的一句鼓励,我却听得心里那个美啊。有了互动,就有了参与感,我们上课比以前专注多了,觉得能跟上他的思路很振奋人心,一天方不白过。


逐渐熟悉了以后,他的话也密了起来,开始给人闷闷的那种印象被一扫而光。公司规定,培训期间禁止玩手机,所以听到他喊下课的声音就如被大赦一般,我们纷纷拿出手机,收信,发信,订餐,查快递,上课了也不舍得丢开,他尖着嗓子,放开那只手机...”,全班哄堂大笑,玩手机的孩子,也笑着收了手机。我们抄板书,有人手慢,他憋着坏,小眼睛闪着狡黠,没写完的,再给你们5秒钟,15,好,时间到,又是一阵欢乐的笑声,笑声透过窗子,传了好远……

 

这座处于上海11号线终点的卫星城,却没有丁点儿大上海的喧嚣繁华。正午时推窗望去,新修的马路笔直宽阔,坚定地指向远方,阳光照耀下,路面反射出白晃晃的光,天空湛蓝,主干道名字很应景,叫光明路,路上稀稀疏疏出现几个行人,还有疾速驶过的车辆,似乎是不愿在此多作停留。马路两旁是成排的香樟树,间或混杂几株大叶女贞,车辆驶过,鸣笛声惊起休憩在树枝的鸟儿,扑棱棱一阵乱飞,一会也没影了。天愈发高远,地愈发辽阔,这空阔有时想让人大声尖叫。而教室里传出的阵阵笑声,却像凭空生长出了一串串故事。

 

有几天他心情很好,上课时跟我们学陕西方言,要么就贩卖几句北京话,什么玩意儿!听他蹩脚的陕西话和得瑟的京片子,笑声一浪盖一浪,枯燥的业务竟似充满了趣味。

 

有时他费了好大会功夫,终于讲明白了一个知识点,看着我们一张张迷顿的脸,问:有意思没?大家困惑了半天,被他这么一问,似乎找到了发泄口,齐声喊,没意思,他很超然,像早就洞悉一切,没意思是吧,你们就把这当游戏,学个业务就当打了个boss, 这样就有意思啦,哈哈!又或者,我们忙着抄板书,他紧着时间,讲了一大堆注意事项,却突然发现没人吱声,他尴尬地笑笑,自我解嘲,你们怎么都没人理我,以后你们抄东西我就不说话了,过一阵儿,又忍不住,最近学习辛苦,你们多吃些好的,补补身体。外面的麻辣串就不要吃了,不干净。很平常的几句关心,从他嘴里说出来,莫名的干净舒服。

 

他爱开玩笑,业务上却来不得半点马虎,关键知识点讲解很形象,举例子,画竖轴,看到还有人迷茫,就一遍又遍讲解,直到所有人听明白。我上课老走神,神游了一圈回来,他还在强调刚才的点,赶紧摇摇脑袋,抖擞精神,正襟危坐地跟上他。问他问题,他微信回复我们又快又好,有时觉得不应该在他休息时打扰他,他不以为意,一一回复。

 

女生喜欢他,回到宿舍后热烈讨论一阵他课堂上的精彩瞬间,或八卦一番他的婚姻家庭。男生也喜欢他,偷拍了他的照片,配上男神!男神!这样极具气场和感召力的词,发在朋友圈求点赞。

 

我们要去考试,大家很紧张,问他到时候在哪,他给我们绽放一剂舒缓的笑容,两颗小虎牙呼之欲出,“我到时候会在教室,跟大家在一起的。”我们像得到了莫大安慰,于是没那么紧张了,有人缓过神,玩味着他说的话,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呵呵,这话像一杯醇红梅子酒,不知不觉让人沉醉!

 

他经常穿一件干干净净的粉色短袖衬衫,一条黑色休闲裤被撑得稍稍鼓涨,一双黑白相间的李宁运动休闲鞋,背了一只鼓鼓的双肩包,从教室后门悄无声息地进来。他很能说,上课时侃侃而谈,插科打诨,有一种通晓世事的幽默,很典型的北京男人。


但他说的多,做的更多,他提前安排好了课程,告诉我们每一天要干嘛干嘛,他默默的给我们整理好话术,重要知识点,考试大纲,复习摘要,打印完了分发给大家,考试前花了心思做出供我们模拟练习的系统界面,让大家身临其境的练习。他宁愿自己背后多花一些心思,多腾一点时间,也要尽到对学生的那份责任。


大学时也曾遇到过这样一位老师,他研究生刚毕业就带我们大一的,很年轻,眉目清秀,工作认真,喜欢把一切安排地整齐有序,为了记录我们每天的口语练习情况,他每晚熬夜制作表格,分析我们的错误点,制定一周的进步计划,大家给他起个外号,叫表哥,当然啦,这是爱称。当时喜欢的肤浅,我们都只是贪恋他的俊美容颜,却未能体会到他每晚坐在灯下制作表格时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其实不管是“表哥”,还是现在的老师,让人喜欢的,都是身上那一份踏实,稳定。他默默地替我们安排好所有能安排的事,操完所有能操的心,他一只手抚过,所有的坑洼凹槽瞬间被捋平。

 

他体型宽大,声音却很温和。夏天人爱犯困,我们抓紧课间休息时间补觉,他课间尽可能让我们多睡会,时间差不多了,他轻轻叫醒我们,醒醒,醒一醒,睡觉的该上课了。我们睡的迷迷怔怔坐起来,脑子还混沌着,耳畔回荡着他的声音。他扶着栏杆跟我们聊天,阵阵桂花香弥漫在安博园,他声音低低地,像小泉流淌,青草发芽

 

还有他刚开始饱受我诟病的小眼睛,初见时觉得那双眼没神,但时间久了,知道是我先入为主,他眼里有一股不露声色的隐忍,悲喜欢忧,人事变迁,他一一纳入眼底,细心收藏,不会轻易流露。

 

当然,我们见识过那双眼神采毕现的时候,有回上课,他看到有个女孩趴在桌子上睡觉,把她叫醒后,他继续讲课,可没多久,她又睡着了,这回她学聪明了,身子挺直了,眼睛眯缝着睡,不容易被发现,可还是没逃过他一双小眼睛。他让人再把那姑娘叫起来,说这个知识点很重要,一定要听,他手拿白板笔,准备转身继续讲业务,但突然想想起了一件很开心的事,终于没忍住,兴冲冲的转过身,面对我们,跟我们讲他一双小眼睛老厉害了,上课谁谁谁在干嘛都被他尽收眼底,说得高兴了,又说他上学时,英语考试全凭他一双眼睛,小眼睛一撩一扫,像3D高清扫描仪一样,机读卡上的答案咔咔咔被他尽收眼底,他讲地兴高采烈,眼里尽是得意的光。

 

跟他相处,尽是些细碎,快乐的瞬间,若一一道来,能铺满纸张。毕竟相处的时间不算太久,一个老师和学生的全部情感交流,这些已足以暖人心。

 

但他不,偏要真情流露一回。

 

高潮是在培训快结束的一个课堂,他得到通知,可能无法再给我们上课。那天的业务学习结束后,他没头没脑的问了句,你们想看我表演吗?作为他的死忠粉,我们对这天降的福利有些措手不及,反应过来后,课堂里立马炸开了,嚷嚷问他表演什么节目。

 

他说要弹琴,可教室里没有钢琴啊,他悠然点开D盘,有人说是不是要放歌啊,他不以为然撇撇嘴,那太没水准了。然后安装了dreampiano 软件,要给我们弹奏一支石进的《夜的钢琴曲》,大家屏住了呼吸,听他演奏。他在几十双眼睛的注视下,埋头抚弄键盘,琴声舒缓,如一股清泉注入过心间,夜的钢琴曲记录了作曲家经历的那些或忧伤,或幸福,或难过,或快乐的日子,此刻听他弹奏,仿佛听他在跟我们闲闲的聊着天,讲述着他跟我们相处的日子,每一日,每一夜,都怀着怎样的心情度过。他专注弹琴的神情让我想起了在红磡吹笛时的窦唯,是那样英气逼人,我的老师,虽没有窦唯那般的惊世之才,却同样在那一霎,惊艳时光,迷倒了众生。


曲毕,他压了压大家的掌声,说要献给那些年一起学过sop的小伙伴们。这首曲子他练了快三个月,这是第一次当众表演。而且,为了演奏,他腼腆地举了举手中的键盘,说自己是专门带了演奏工具来的,他说话的样子,像一个小孩,诉说着自己多用功,期待大人的一次肯定。

 

有人让他再弹一遍,他摆摆手,不了,就弹一遍吧。

 

他的演奏被录成视频,发在朋友圈,那天公司所有人的朋友圈都被他弹奏的视频刷了屏。

 

人动了情,才想为它放声歌唱,月下弹琴,为它变得万众瞩目。

 

其性也淳,其情也真。

 

他推门出教室时,回了回头,却突然看到有人眼里闪烁着泪,他有点惊讶,像是未曾料到会触发了大家的思绪,让离别这么伤感,但又不知道该如何安抚,只好低头匆匆离去。

 

大家安静地坐着,待心情平复,有个女孩低低地说,他这么负责的人,对家庭,工作肯定都是一样的,这么好的男人,嫁给他的人绝对很踏实。

 

我一生渴望被人收藏,妥善安放,细心保存。免我惊,免我苦,免我四下流离,免我无枝可依。不知是谁说的这句话,完美的诠释了女人对婚姻的追逐与依恋。他的学生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季节,除了那些业务,他还让我们相信,不要怕,这世界真会有一种人,不管是事业还是婚姻,都值得人去信任,去追随。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

 


Copyright © 广州白板笔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