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白板笔价格社区

“听人说,在燕郊80天能赚568万元?”

财经国家周刊 2018-06-20 10:20:34

财经决策第一号ENNweekly«长按可复制)

来源:上流UpFlow(ID:heyupflow ) 作者:钱芝谷

北京的房租最近啪啪连着上跳,从南到北,从三丰里、雅宝里到马家堡、回龙观,根据链家的房租数据统计:2018年前三个月北京租金环比上涨分别为4.7%、0.5%和0.2%。

然而在离北京三十公里的燕郊,曾因北京住房刚需外溢而房价直涨的小镇,从2017年到2018年,房租却在连连回落。原先要两三千元的房子,现在包物业一千二百元就能租到。前两年意气风发、西装笔挺的房产中介业务员,谁手里没砸落几套房,对着空下来的街,个个都笑不出来。

平常在北京住着,几月来收回房租的房东,到手一数……“就这么点?”

“不少了,您嘞!多少房子还空着,没租出去嘞。”

“对了,您转头还把这个协议给我签喽,不然还不能继续租。”

“租房不租传销人……查到罚款5-50万。”

“行吧……”

这一切的变化都源自于去年开始的一场对于燕郊传销的“全面清理”运动。


燕郊传销严重到什么程度?

2017年底,燕郊所在的三河市成立了100多人的执法小组来清扫传销,也成立了极具特色、其他城市人听着觉得耳生的“打传办”(打击传销活动办公室)。

2016年8月9日,河北燕郊,燕顺路派出所院内集中了接受调查的传销人员。(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燕郊的政府部门工作,“打传”也成了很多人避不开的一项工作内容;如果你恰好还是领导,那么“打传”这件事更跟你晋升息息相关,如果你的辖区之前没有传销活动,而今出现且屡禁不止的或是一次性发生50人规模以上传销活动的,那么你也将面临综治的“一票否决”。如果你工作颇有成效,你所在的重点区域无传销活动的镇(街道)将得到奖励。

随处可见打击传销活动的通告。(摄影:郭谦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你要是在燕郊有套房子想租出去,那么前文所说的事情也会发生在你身上,签订房屋出租协议前,必须签署“不出租给传销人员”的保证,一旦查处还会面临5-50万的高额处罚。

在燕郊,除了百人打传办、租房要签“不租传销人”的保证,你还能天天看着一车车往工商分局的铁门里送的人,“多的时候满院子都是人,望过去全是人脑袋”,隔着铁门一遍遍的给“传销涉案人员”进行“反洗脑教育”。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直到最后签署“我自愿承诺,永不参与任何形式的传销活动”承诺书,终于背起行囊离开这个给他们“北京梦”的地方。

根据中国反传销协会提供数据所绘制的中国传销分布图,燕郊所在的河北是传销的重灾区,同时这里还是南派和北派传销共同蜂拥而至的热门地。

在传销的鼎盛时期,燕郊迎宾路上常穿梭往来着三五成群的年轻人,背着包袱、或陶醉在热血的“财富梦”里,或念想着“白板上画出的80天挣568万元”的“好光景”。

更多时候,这些面孔更会出现在东蔡、西蔡各庄出租房的“财富课堂”里,看着黑板上的“富”和“钱”在导师的唾沫横飞中变得愈发清晰。


燕郊是怎么成为传销之城的?

燕郊镇是隶属于河北廊坊三河市的一个小镇,西邻通州,跟北京市区仅相聚30千米。在3000余年前,因地处燕国城郊而得名,现有常住人口120万。那为什么会是这里成为了“传销之城”?

这就要从燕郊的地理位置谈起。作为廊坊的发展大镇,燕郊凭借着靠近北京的地理优势,在2007年前后,接过了部分北京满溢的住房刚需,而吸引了大量的外来人口。

北漂族燕郊买房(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地产市场的发展,也让这个小镇快速繁荣,很多在京工作的朋友也选择了住在燕郊、上班北京,每天跨省通勤。白天上班族们喧喧嚷嚷离开后,留下的就是一个安静的“睡城”。直到夜晚华灯初上,路上又开始驶满京牌的车子,经常晚上十点的高速还是车水马龙。

燕郊兴于此,传销也由此兴。

地理位置的靠近,让很多人离开燕郊时,仍然坚信自己是在“皇城根下”、是在“首都北京”。 

近在“北京七环”,自然也就有了更多“不外传”的财富消息游走,每个背着包袱从北京各个火车站辗转来到燕郊的异乡青年,都会得到“项目接待人”的热情招待,把你拉进各式“复利投资、循环消费、互助盘运营、轻松月入百万”的“优质项目考察基地”里。

讲师自称金矿矿主,正在讲解传销平台架构及如何拉人挣钱(图片来源:搜狐《后窗》)

在考察间歇,悄么声转到你耳边说一句,“咱这儿是国家暗中扶持的项目,刚起来呢,别的地方都不知道呢!”

这近水楼台先得月不仅是能沾光内部消息的“财富机会”,还隐约成了种可信赖的隐秘保证,“咱们这儿就离天安门30公里,要真犯法,人不早把咱儿都逮起来了嘛。”

这一切都告慰着出租房里来客的心,他们在听课的笔记本里写着“跨越十座大山,你就能迈向成功、今天慢人一步,明天后悔不及!”以及“北京,我来了!”

除了靠近北京,燕郊这个物价相对北京要低得多的小镇,对传销团伙而言,无疑也是一个节约创业成本的“首选之地”。房租低、物价低、交通便利,通常花上三千五就能在燕郊不错的楼盘租上一套房子,让前来“考察财富项目”的来宾更能感受到集团的实力,更信赖这份未来“财富梦”的坚实可靠。

家庭式传销侵入燕郊,投5万回报450万当诱铒(图片来源:中国经营报)

镇郊一些村庄的闲置空房,也是北派传销者的爱,一千出头就有了可包纳二十余人的“初创基地”,白天在空心砖垒的座位上听课,晚上地膜一铺也就能睡。同时,城郊相对隔绝的地理位置也让他们对人员能更好地控制。

在燕郊,白天去京的上班族离开后,其他消费场所都是一派安静模样,花上不多的钱也足够你包上一个还看得过去的酒店三楼,拉上横幅,门口排布上三两笑意盈盈的迎宾和循环播放的“财富视频”。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在话筒前呼出的每一个跟财富相关的词汇,都显得愈加真切、有力起来。


柔性外衣下的微妙平衡

燕郊的传销历史一直可以追溯到中国传销初兴的90年代,但其他很多地方都逐渐没了传销的身影,为什么在燕郊,传销反而成了屡禁不止的恶瘤?

2007年是燕郊这个小镇人口暴增的分界,伴随着房地产市场的繁荣,这个小镇从10余万人的小镇一举向30万人迈进,直至2017年末,燕郊总人口已经超过了120万。

2015年11月13日,天未亮,家住燕郊的人排队等待乘坐公交前往北京。(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然而这120万人中,不少是跨省上班的“燕漂”,整个镇子日夜人口流动都大,却又是白日空城。2015年11月1日,三河市公安局燕顺路派出所正式启用,这是燕郊的第4个派出所。位列在“镇”的行政范围内,燕郊的警力设置太难匹配这120万人。

据2014年的公开报道,以燕郊的行宫东大街派出所为例,其辖区面积约为13平方公里,辖区人口23万,但仅有19名民警,也就是说一个警察得管上1.2万人。警民比例仅为万分之零点八二,跟公安部规定的万分之十二和省公安厅规定的万分之七的标准相差得多。

一些社区民警甚至1人要管7万人,这样的工作负担,让很多民警根本周末都没法休息,只能连轴转,日常的户籍工作和刑事治安事件都占据很大的工作精力。协助工商部门的传销执法,常常因为人员和精力不足,而难以实现持续性的打击,也因此,一波赶去一波又回。

燕顺路派出所院内(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加上,对于传销的执法,公安部门通常需要“有30个传销组织人员出来指认其头目才能根据国家法律法规对相关人员进行刑拘”。这一条在实际操作中,又常因参与传销者们的拒绝合作而困难重重。

很多传销组织都把“一旦有人阻止我们财富梦,一时被抓怎么说”作为开蒙第一课,而为“财富计划”站岗放哨的人则可以一路放到“打传办”门口。


新型传销的变体与奇异平衡

除了增加人手站岗放哨和在培训提高“反侦察能力”,在燕郊的传销队伍也不断在实践中发展。用暴力控制,限制人身自由的北派传销在逐渐被用热情笼络、不限人身自由的南派传销所替代。

深夜喊口号、唱歌的集会活动也被慢慢转移到了白天,扰民的投诉渐渐少了,再加上各式“考察项目”、“财富学习”的由头,也慢慢从一个个被隔离的村庄出租房走到了镇里的小区、酒店和KTV。

这些怀揣着“财富梦”的人们,好似跟燕郊过往所接纳的外来者没什么不同,他们有着“致富”的梦想,又身体力行,用自己的消费拉动着这个小镇的经济。甚至有燕郊当地的居民说:“楼上就是搞传销的,但他们很友好,有时候还自觉帮大家打扫楼道卫生。”

这两者间莫名达成了一种奇异的平衡,说起传销似乎人人也都恨,但传销人的钱却又或多或少滋养着这个小镇的各行各业。

京榆大街(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京榆大街是房产销售一条街,曾经车水马龙,卖房、买房、看房的人络绎不绝,2017年11月,这条街上多数售楼处和房屋中介机构关门上锁,人走房空,有的门窗玻璃挂上了出租、转让的广告,有的屋内只有一两人值班。当整个“清零行动”地毯式清理传销活动之后,不仅房租跌了损了房东和中介的钱包,燕郊镇上饭店和摩的的生意也都冷清了不少。

燕郊的白天又恢复了过往的安静,每天迎来送往“赴京”的上班人,白天晚上让“河北移动欢迎你”和“北京移动欢迎你”在这些人的手机里叮咚作响。

定位在北京七环的燕郊送走了这批“传销客”后,怎么打好手里的优势牌?或许这是留给燕郊的一大课题。

参考文献:

[1]文静.一个青年民警眼中的燕郊困局[N],中国青年报,2014-05-08(11)

[2]我们分析了中国哪里传销最严重,结果大跌眼镜,网易数读,http://news.163.com/17/0912/14/CU505JNJ000181IU.html 

[3]游天燚. (2017). 我在燕郊传销窝点卧底的六天. 杂文选刊月刊(11), 42-43. 

[4]程盟超. (2016). 让传销者沉迷的燕郊镇白日梦. 百姓生活(12), 14-17. 

[5]申杰. (2017). 燕郊成中国南北两派传销组织“集中营”. 中国质量万里行(5), 16-17. 

[6]张永生. (2014). 疯狂的“南派传销”:“国家让我做项目”. 廉政瞭望(上半月)(7), 62-63.



总监制:罗海岩、吴亮

监制:程瑛

责任编辑:王婷、杨萌


任何事宜请后台留言

或发邮件至xhscaijingguojia@163.com

喜欢的朋友请多多分享

长按指纹自动识别二维码即刻关注

Copyright © 广州白板笔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