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白板笔价格社区

管教孩子中的积极暂停

河源源城区人民医院儿童康复中心 2018-06-20 07:43:37

概念由来


在正面管教中,“暂停”的概念是由查尔斯·费斯特( Charles Ferster)提出的。


他认为,使用暂停有两个优点:


一、大人合理进行暂停,能让孩子主动并且自觉地改变自己的行为。


二、暂停没有传统管理孩子的惩罚性。不会用过激的行为和语言伤害到孩子。


可悲的是,尽管暂停可能比打屁股的惩罚轻一些,但它是被作为一种惩罚而设计的。当被送去作暂停的时候,孩子们会免不了觉得受到了羞辱


惩罚性暂停肯定不能激励孩子改善其行为,除非是那些正在变成“总是寻求别人赞同的人”的孩子——这建立在为了得到归属感而以牺牲他或她的自我价值为巨大代价的基础之上 。

 

从正面管教的观点来看一点也不奇怪,只要暂停开始被用作并被视为一种惩罚,权力之争就随之产生了。听到一个母亲讲让她的孩子去作暂停,而孩子却不肯去的故事一点都不稀奇。接下来的往往是一场有关什么时候去暂停以及这个孩子是否真会去暂停的持久战。通常,孩子们不愿意去作暂停而发生的战争,会使他们之前做出的任何不良行为都显得无足轻重



那我们要怎么避免惩罚性的暂停并且实施积极的暂停呢?


举个例子

篮球场上,州立大学老虎队打得不顺利,他们落后了16分,离比赛结束只剩下4分钟了。他们的教练生气地在球场边线旁踱来踱去,用卷成一卷的赛程表拍打着大腿。在某一刻,教练停止了踱步,冲着一个队员大喊,让他叫暂停。由于观众的呐喊声很大,这名队员没有马上听见教练的喊叫。教练喊得更大声了,并用双手做成“T”字形——要求暂停的通用符号。那名队员向裁判示意,于是裁判叫了暂停。队员们小心翼翼地走到长凳旁,他们几乎可以看到教练的耳朵里都冒烟了。

 

当队员们来到长凳边时,教练冷冷地指着长凳让队员们坐下。队员们互相偷偷地看了一眼。他们教练的怒火已经很明显了。球队坐下后,教练说道:“这是我教练生涯中见过的打得最差的比赛!在我们讨论战术时,你们有人听了吗?”他停顿了一下,好像是在等一个回答。没人回答。“嗯?!”他催促着。队员们都低头看着地板。

 

“回答我!”教练大喊道。仍然没有一个队员吭声。他指着球队中锋说:“你完全没法阻止你的对手吗?他每次都能带球过了你。是不是有人买通你要你打那么差?”中锋看上去很震惊但没有回答,教练指向长凳的一头,暴怒道:“去!坐得离我远点。想想当你的对手得球时,你怎么做才能阻止他得分锋看起来很羞愧。他拖着脚走到长凳的一头坐下,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他觉得好像他已经完全让他的球队失望了,不配做首发队员。

 

还有你!”教练这时指着控球后卫说。你应该在赛场上控制全局。你不懂什么叫‘控制全局’吗?要我画给你看吗?!当我们需要加速的时候,你慢了下来。当我们需要放慢速度的时候,你却在没有配合的情况下往前冲。你到底在想什么?你是在努力让我把你换下来吗?”控球后卫一言不发地瞪着教练,显然也怒不可遏了。但是,他强压着怒火。教练继续着他长篇大论的指责。


“你看什么看?!你以为看你打球是搞野餐吗?去,跟他坐一起去。”教练用大拇指指着坐在长凳另一头的中锋。“也许你俩会想起该怎么打这场比赛。”当控球后卫悄悄地走向长凳另一头的时候,他在想他有多么恨这个教练,并想着要如何报复他。


教练还没有训斥完。他生气地瞪着另外三个首发队员说:“你们三个也让我恶心。如果你们每错过一次机会并让对手得手一次我可以得到一美元的话,我都能退休了。多么差劲的一场球啊!去跟他们一起反思去。”他指着先前那两个发火的对象。“我要你们五个等会儿回来的时候告诉我提高水平的计划。没有计划的话你们五个人就一直坐在长凳那头好了。现在快去!”这三个队员向长凳的另一头走去。他们的情感反应与中锋和控球后卫一样。

这就是非常典型又疯狂的惩罚性的暂停了!


相比较而言,作为父母,我们只是要求他们去站到角落里或坐在“淘气椅”上。我们或许会告诉他们坐在自己的床上,但不准玩玩具或看书。相反,他们应该想一想自己做过的事情。接触书籍、玩具、舒适的毛毯或填充动物玩具大概都会妨碍他们这样做。毫不奇怪,孩子们通常不会想他们做过的事情。相反,他们会沦为以下惩罚造成的四个R之一的受害者:

1愤恨( Resentment)(“这不公平!我不能相信大人!”)

2.报复( Revenge)(“现在他们赢了,但我会扳回来的!”)

3.反叛( Rebellion)(“我偏要对着干,以证明我不是必须按他们的要求去做!”)

4.退缩( Retreat),表现为偷偷摸摸(“我下次绝不让他抓到。”)或自卑(“我是个坏孩子。”)



惩罚性暂停通常是在每个人都生气的时候做出的,我们知道(从目前大脑研究角度来看)这是最不可能有效地解决问题的时候。


然而,很多父母和老师试图在他们(父母和/或孩子们)的大脑功能处于掀开盖子的状态时处理一个孩子的行为问题。对我们的大脑如何工作的理解告诉我们,这样做是没用的。当孩子们感觉受到威胁时,他们无法学习任何积极或有帮助的东西



在那些盖子打开的时刻,他们能做的只有战斗、逃跑或静止不动。这些反应的表现形式可能是情感上的撤出(逃跑)、当场反抗他们的父母或计划以后报复或反叛(战斗),或只是面无表情地瞪眼(静止不动)。在那些时候,往好里说,说教没用,因为我们的孩子们不能领会这种信息;往坏里说,说教最终会激起怨恨或报复的欲望。

让我们再说一次:从长远来看,惩罚性暂停是无效的,因为孩子们不会“想他们做过的事情”。他们想的是如何扳平、如何避免被发现或认为他们“坏”。


再举个例子


当老虎队的队员们来到长凳边的时候,他们都知道自己打得不好。当他们坐下来时,每个人都低头看着地面。教练说:“好吧,我们现在落后16分,这场比赛很艰难,不是我们打得最好的。现在大家喘口气。”他挥手示意球童过来,请他用毛巾给队员们扇风,因为球场里非常热。队员们坐在凳子上喝着瓶装水,感受着微弱但令人愉悦的微风

 

教练拿起他的便携式白板,开始在上面画攻防部署。队员们倾身看着,因为教练帮助他们设计了一个新的战术。教练快速讲了要加强防守,这样对方就不能频频得分。控球后卫建议派两名队员盯紧对方的控球后卫,并尽量迫使对手犯些能被本队利用的错误。教练还谈了为努力争取机会赢得这场比赛,他们需要什么样的投篮。中锋指出,没人能想到他会投三分球,因为中锋通常靠近篮筐活动,而三分球是远投。教练看着他点了点头,说:“好主意。我们试一下吧,大家为你提供三分球的机会。”

 

哨声响起,球队的暂停时间结束了。队员们和教练站成一圈教练把手放在圈中央,环顾四周,并说:“团队!”队员们都将手伸向中央并重复说:“团队!”

这就是正面管教倡导的积极暂停!


积极的暂停是建立在对大脑和人性的理解之上的,即当孩子(以及大人)感觉更好时,他们才会做得更好。要花点时间思考一下这个观点,因为它非常重要。


如果你真的相信通过帮助你的孩子感觉更好,你就能够帮助他或她做得更好,那么暂停会是什么样的呢?它很可能是一个由孩子们设计,或至少参与设计的能够帮助他们安慰自己并平静下来的令人愉快的地方。

这还可能需要一位父母或老师陪孩子们一起去这个地方,以帮助他们感觉好起来,直到他们能够重新接通大脑的理性思考部分。


对积极暂停的常见的反对理由(来自大人而不是孩子),是担心它在“奖励不良行为”,担心孩子会利用它来逃避处理那些可能会令他们不舒服的事情。事实上,当孩子们平静下来的时候,他们通常会更愿意努力参与解决问题。



怎样建立积极暂停


为了让一个积极暂停的空间实现其作为让孩子们感觉好起来的地方的作用,让孩子们给它起个别的名字是个好主意。我们希望它尽可能的不同,因为“暂停”这个术语还唤起不了对一个球队那种休息一下、重新振作起来并做出计划的令人鼓舞的形象。对于我们的大多数孩子来说,“暂停”是一个另有所指的词,它会唤起很负面的感受


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一位社会工作者,讲述了他第一次去一个社区儿童治疗中心工作的故事。他当时正在跟一群男孩聊天,他们都很兴奋地同时抢着说话。这位社会工作者笑着用手做了一个“T”的手势,说道:“哇,慢点,暂停一下。”所有的男孩子显得都很恐慌,其中一个哭着问:“我们做了什么啦?”


我们已经发现,孩子们,甚至像学龄前那么小的孩子,在给他们的积极暂停空间取名时都非常有创意。有一个班决定把他们的积极暂停区叫“太空”。他们的老师带来了深蓝色的网,把它挂在一个角落的天花板上,孩子们给那些从天花板上垂下来的行星、恒星涂上了颜色。


父母们可以帮助自己的孩子在家里建立、命名积极暂停的空间。如果一个家庭住的房子足够大,可以容纳一个独立的区域作为积极暂停空间当然非常好,但这绝对不是一个必要条件。


那些住在小公寓里的家庭还有富于创造力的孩子,他们能参与命名一个空间的过程。我们一个朋友的小儿子告诉他的父亲,他希望他的“感觉好起来的地方”设在他的床底下。他觉得床下拥挤的空间很舒服,并把一些特别的玩具和填充动物玩具放在那里,以帮助他感觉好起来。

积极暂停的一个重要方面是要允许孩子们“选择”它。这样原来的“你去作暂停!”就被“到洞穴去会对你有帮助吗?”取代了。当然,当一个孩子处在打开盖子的状态时,他可能太不理智以至于无法选择任何事情。此时,问他“你想要我和你一起去吗?”会有帮助


有些孩子发现这样的提议足够令人安慰,这能帮助他们开始逐渐平静下来。另一些孩子会拒绝,或者更可能的情况是继续发脾气。

如果这个孩子没有身体受伤的任何危险,并且没有威胁要扔东西或摔东西,老师或父母可以说类似这样的话:“好吧,我打算要到洞穴里去让自己感觉好点。如果你喜欢的话,可以跟我一起去。”看到你去,可能就足以给孩子大脑的边缘系统造成惊奇,前额皮质和镜像神经元就能够起作用,并启动安慰过程鼓励他跟你一起去。


另外一些孩子可能就是需要时间去“感觉他们的感受”,而不是被解救或“解决问题”。站在孩子身边并提供“能量支持”,可能就是这些孩子需要的积暂停方式。



如果一个孩子的大发脾气给他自己或别人造成了威胁,或者他正在扔东西、损坏东西,把他带到积极暂停空间可能就是必要的。

在带这个孩子去那里的时候,父母或老师应尽一切努力保持平静、耐心以及和善。与孩子一起走得慢一点会有帮助,这样他就不会感觉受到了催促并被进一步激怒


在这些情形下,大人留下来和孩子一起待在积极暂停区,给他提供情感支持,也是至关重要的。当一个孩子掀开盖子的状态使他难以接近时,他更有理由需要一位平静的大人给予关心与呵护


此时,一个合理的担心是,把孩子带到积极暂停的空间这个行为本身,是否会转变成或加剧权力之争。对于那些当时的错误目的是寻求权力或者报复的孩子来说,可能尤其会出现这种情况。


不幸的是,没有万无一失的原则能指导我们做这个决定。如果一个孩子(或其他人)的安全明显有危险,强行把孩子带走事实上可能是最好的选择。

根据我们的经验,由于这种决定而激起随后的权力之争的,是大人的动作太快、让孩子不舒服的、感觉受到限制的抓握,令人不愉快的语气,以及大人最终要“赢得”这场争斗的需要。


如果父母和老师在带孩子去积极暂停空间的过程中能保持平静和支持的态度,就能起到减轻孩子的愤怒的作用。


另外,重要的是要记住,积极的暂停并不是你的正面管教工具箱里唯一的工具。平静地坐在一个孩子身边,给予“能量支持”直到他怒气平息,可能会更合适。有些孩子在听到一个拥抱的请求、一个帮助的请求、对他们的感受的认可或给他们愤怒选择轮时,他们的感受就能从愤怒中转移出来。 


文章来源:暖星社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源城区人民医院儿童康复中心省级青年文明号热情为你服务!

河源市源城区人民医院儿童康复中心

地址:河源市河源大道南136号

联系电话:0762-2805678

曹主任:13829397656

古老师:15113445332

更多孤独症关爱资讯,手指长按二维码关注


微信ID:hyguduzheng2805678

粤河源星星之家成长QQ群(群号):235049686

微信加群名:河源星星之家成长群

 河源市孤独症网:http://www.hyzbzw.com

Copyright © 广州白板笔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