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最新资讯 >AI取代人类到来前,孩子的教育需要什么样的改变?

AI取代人类到来前,孩子的教育需要什么样的改变?

2021-01-14 12:34:12济宁瓦力机器人


AI取代人类到来前,我们怎么办


今年被称为人工智能的元年,一个代表性的事件就是阿尔法狗,它战胜了李世石,战胜了柯洁,通过一个全新的算法,通过白板式的学习,也没有一个人类的指点,他在短短的72小时就打败了它自己。

 我很多做人工智能的朋友跟我讲,阿尔法狗重新定义了人工智能,颠覆了围棋,也颠覆了人类对围棋的认知。我觉得首先颠覆的是教育,作为一个现代教育的从业者,我觉得这件事情再一次验证了一个事情,教育是不存在的,存在的只有学习。我们是无法真正教育一个人的,我们能做的只是陪伴一个人共同学习。这是这个事情给我的一个最大启示。

我认为其实所有的学习都是自我学习,我们能做的事情就是给孩子构建一个很好的环境,能够让他通过自学而成为一个真正的自己。

很多人会问,如果说教育不存在,我们现在学校的教育是什么?大胆地说,我们现在学校的教育其实是训练而不是教育。我们知道现在这样的学校教育其实出现的时间仅仅有两百年,在两百年之前,不管是伯拉图的雅典学院,甚至是孔子也好,教育是人跟人的对谈。

200年前发生了变化,拿坡仑战役普鲁士在一大战役中遭受了惨败,他认为战败的原因是没有训练出更听话、更服从的军人,所以他推行了著名的洪堡教育改革。这种全新的教育模式,就是把7岁的孩子按照学科进行教育,在这个教室里上数学。

这种教育到127年前移到美国,然后进行了推广。为什么如此看重这样的教育模式,是因为这样的教育模式最能成功培养流水线上的合格的工人。只要培养出这双手我们的教育就算成功了。这个汽车生产流水线的发明人,他曾经抱怨说,我每次只要一双手,为什么他们还附带给我一个脑子呢。

其实这样的教育,已经不再适合我们今天这样一个时代了。我们应该相信,每一个孩子其实都是自带答案的。在硅谷有一句很流行的话,这个时代不再为你知道什么而买单,谷歌知道一切。人工智能时代我们的教育,就是老师和孩子构建一个学习关系,启发孩子提出更好的问题,然后寻找自己的答案。不管这个孩子的年龄多小,他都有自己看待世界的眼光和答案。我们也认可经验是要被传递的,这才是我们一步一步进步的基石。就像今天上午王陆老师讲的大数据,大数据我们可以把它理解成一种经验的传承,它有一个特别重要的原则,只相关不因果。就是我们是不能轻易下因果判断的,只能说它是有相关性的。人类的经验也是如此。由于这种样本空间太小,往往把我们的经验导向局部最优而不自知。我们看到人类下围棋的算法,其实离真正的实际更优或最优,在本质上还是有区别的。

这就是为什么阿尔法狗在72小时之内就可以打败他第一个版本,不管是知识,还是经验,都不需要这种灌输的方式去传递。我们是不能传授知识的,只能传授信息。

举一个例子,我的中学是在省重点上的,当时电脑还是个很稀罕的物件。我们的电脑课特别隆重,隆重到什么程度?隆重到需要穿鞋套,因为老师说计算机特别容易感染病毒。如果老师不再认为自己是信息的垄断者,和我们一起学习的话,他可能就不会在多年以后成为我回忆里的一个笑话了。

 再例如,这是在奥克兰社区旁边的一个学习中心,06年奥巴马就想推广少儿编程教育,直到今天,即便像加州这样的硅谷之乡,高中里开设编程课的也是少数。他们需要解决一个问题,我们怎么让对电脑不感兴趣的孩子去学习编程知识。

MIT的一个研究室和谷歌一起资助的团队,在社区附近做了学习中心,让孩子在里面学编程。这个学习中心有一个特别与众不同的地方,那就是没有老师。这里的老师我们可以理解成教练,教练本身是不懂得编程知识的,也不懂得编程技术,他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对编程有热爱,他们跟孩子一起在这里学编程。

曾经跟奥克兰这个中心的教练聊过,他说自己在干一件非常酷的事情——跟孩子一起学习。他没有说掌握知识的程度,也没有说考过教师资格证,他只要求热情、感召力、好奇心等。这样的教练和我们现在对老师的要求是完全不同的。

杨东平老师昨天讲到,成都的好奇学校也在开设编程课程,开设时那里的老师并不懂编程。但现在,他们的编程水平已经超越了初级程序员。为什么?就是因为他们跟孩子一起学习,他们有更多更灵活的想法,有更多贴近编程的语言。

 埃尔特也一直在做课程,我最近在想PBL为什么能够成功,或者能被大家认可,是因为打破了学习的边界吗?是因为给孩子设定一个共同的项目完成吗?我认为它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给孩子的学习赋予了一个特殊的意义和特殊的成就感。

可能很多人会说,我们现在的学校也有意义。比如你要好好学习,你不好好学习就考不上好的大学,以后到了社会就没有出路,但这个不是意义,是恐吓。我们的更多行为应该是基于意义,而不是基于生存。

我常在想如果我们学习课程,该如何给孩子赋予更多的意义。所以我们现在在做一个很大的测试——场景+情景+角色的学习。

我的好朋友安猪(多背一公斤的创始人)提出了一个概念:每个人的定义都是由每个角色来决定的,其背后都有知识体系,这个知识体系是可以模块化,可以通过敏捷开发的方式来学习的。他在网上开了一个虚拟学校,这个学校里面有十个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每个学生有自己的角色,他跟学生一起研究这个角色背后的知识体系和知识模块应该是什么。

埃尔特做了一个很大胆的课程,叫作世界重启,或许把它归为游戏更合适。游戏内容是让我们所有上这个课程的孩子先接受一个背景:世界重启了,人类毁灭了,我们是这个世界仅存的一些人,我们接下来的目的是什么,我们如何重建人类文明。

孩子们看到这个场景之后会觉得很酷,所以我们现在也在开发一个游戏就叫世界重启

很多小孩子,尤其是学龄前的孩子,他们在做数学题的时候很困难。你跟他说这儿有三个苹果,那儿有两个苹果,一共是几个苹果,五个苹果。然后你说3+2等几,等于6。那我们现在的数学课是怎么上的?我先告诉大家这个世界上没有数字,怎么样自己来开创一个我们自己数学的一个规则。

我们从怎么数数、为什么要有数字开始。如果现在我们就是世界毁灭之后的一波人,我家里有三头牛,怎么来表示呢?孩子们会画画,但是他们越来越发现这种方式是不方便的,他们开始考虑如何表达,有三个东西这样一个概念。

有孩子拿树枝来表示,有孩子发现用手指最方便。之后,我们会引导孩子明白人类文明中绝大部分都是十进制的,因为他们刚开始也是拿手指计数的。我们开始研究,有没有可能创造一种新的数数的方式,这种方式更抽象,可能也代表了更高阶的数学思维。

我们跟孩子研究怎么计数,研究古巴比伦人发明的六十进制对今天的社会有没有影响。我们认为减法是人类世界上比加法、乘法晚出现的,因为之前很少用到减法。

我们完全按照数字的发展方式来跟孩子重新研究数学,包括重新推导我们自己的数学规律。

 

这是一个比较大胆的实验,怎么学语言也同样如此。最好的学习语言的方式就是创造一门语言。哈利波特里面都有自己的语言,看起来是独创的,其实也符合规律。我们可以带着孩子创造一门语言,然后再来带孩子掌握什么是学习一门语言的规律。

这一切的根源就在于,我们认为我们是不能教育一个人的,我们消解自己本身老师的角色,跟孩子一起在一个场景里共同成长。我不敢说我们尝试是成功的,不过从目前的反馈来看,首先在数学上孩子不会反感,孩子在数学的领悟上会有更多的脑洞大开的想法,我觉得这就是我们认为教育应该有的样子。

最近参加了很多教育论坛,包括最近一天半的论坛,其实大家的很多理念比如项目制学习,比如HIGH  TECH  HIGH,在各个论坛上都有听到,我觉得特别的分裂,当我到各个地方体制内学校去学习的时候,我发现他们的学习模式依然是这样的。

如果让我们总结过去教育做的尝试,或者是规律的话:

第一: 就是真实生活的需求才是学习的驱动力;

第二 最自然而然的学习方法是试错;

第三: 应该尊重直觉在学习中的重要性,等待直觉的浓度积累到一定的 程度,等他自己发现需求,而不是及早给他灌输我们认为的结案;

 第四:跟随孩子的节奏,提供及时但不过分的帮助。

如果我们做到这四点,我认为我们的教育是值得复制和总结的。我最终的结果,是把我们自己从教育者的身份走下来,然后和孩子一起成为学习者。我们唯一能做的事情是尽全力成全他们,而不是让他们成为我们,因为生命无法后退,也不会在过去停留。谢谢大家!

             注:本文根据埃尔特教育联合创始人张释文演讲内容整理而来